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嗯啊不要 太深了啊

2023.01.11

  苏呈这种没心没肺的人,生平第一次,

    失眠了!

    每每想起手指触碰到她后颈皮肤的触感,还觉得指尖微烫,心跳微快……

    心上,

    似有什么东西在催生萌动。

    也是,她不小了,20岁,都可以结婚了。

    我靠!

    苏呈,你究竟在想什么。

 

翁公的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嗯啊不要 太深了啊

    那可是厉浅浅,你是多不要脸,才会躺在床上,还在想她。

    冷静点,赶紧睡觉!

    而衣服上的那抹红,终究会在他心上……

    开出了一朵花。

    还是朵最娇艳的玫瑰。

    ------题外话------

    少年的玫瑰,终究会开花的,哈哈哈~

    苏呈:我完了,我觉得我很不要脸,居然在想小堂妹。

===https://www.AiyyzX.com/ 苏呈番外(10)念头采撷玫瑰===

这一夜,苏呈没睡好,第二天顶着一双黑眼圈到了实验室,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丧气,一起做课题研究的同学都没敢去招惹他。

    倒是九点多的时候,他手机震动,收到了厉浅浅旳信息。

    对不起,昨晚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感觉怎么样?

    头有点疼。

    谁让你喝酒的,活该。

    厉浅浅睡醒后,隐约还记得发生了些什么,具体细节不清楚,但肯定是给他添麻烦了,这才给他道谢。

    结果一声活该,又把她气得跳脚。

    苏呈!

    你就是傻逼,还是个大傻逼。

    厉浅浅上午还有两节课,发完信息,就和室友去上课了。

    只是头疼得厉害,一整个上午都晕乎乎的,也没听到老师具体讲了什么,只记得结束时,老师布置了作业,让写篇一两千字的论文,说是会记入期末考核成绩。

    所有人都怨声载道,厉浅浅也是耷拉着脑袋。

    头还疼着,和室友离开教学楼,其他人去食堂,她则回宿舍补觉。

    边走边打哈气。

    正当她张大嘴巴打哈气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苏呈!

    她还张着嘴,一脸懵逼。

    直至他走近,才悻悻然闭上了嘴巴,抿了抿唇,“你、你怎么来了?”

    “头疼?”

    “嗯。”

    “给你送药。”苏呈手中的确拎着一包药,又皱眉问了句,“刚下课?”

    “嗯。”

    “吃饭了?”

    “没有,室友去食堂了,说会帮我带饭。”

    “走吧,请我去你们食堂吃饭。”

    “”

    苏呈说着,还从她手中接过了装书的包,厉浅浅走在他身边,心里总有些异样的感觉,余光偷偷瞥了眼苏呈,却不曾想他也在看自己。

    四目相对,心思各异,又同时别开了眼。

    正午的阳光,不知晒红了谁的耳朵。

    厉浅浅急忙轻咳了一声,“你过来,怎么都没跟我说一声?”

    “路过而已。”

    厉浅浅皱眉,苏呈如今住在厦城理工附近的招待所,距离这里很远,路过?

    其实,苏呈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

    只是她说自己头疼后,他就开始心神不宁。

    他本来也只是研一的学生,没安排他太多任务,导师看他昨晚没休息好,又神思恍惚,给他放了假,让他回招待所休息。

    苏呈都不知道自己犯了哪门子邪,买了药,就来找她了。

    厉浅浅点着头,“路过?你原本是要去哪里?”

    “”苏呈一愣,“导师安排的任务。”

    “哦。”

    苏呈素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突然撒谎,还觉得浑身都不得劲。

    两人到了食堂后,遇到了厉浅浅的室友,只是她们身边也没有足以容纳两人的位置,他们打了饭,就重新寻了个地方坐下。

    苏呈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惹人,从他进入食堂后,就一直有人在观察他们。

    “怎么不吃饭?”苏呈打量她。

    “头疼。”

    “酒还没醒?”

    厉浅浅知道,自己要是再说是缘故,依着某人嘴欠的程度,怕是又要毒舌了,便寻了个理由,“今天下课时,老师布置了一篇论文,很烦。”

    “什么论文?”

    厉浅浅拿出手机,打开课堂拍摄的ppt,上面有论文内容及其他要求。

    苏呈只淡淡瞄了眼,“普普通通的论文而已,至于烦成这样?”

    “谁想写论文啊。”

    厉浅浅拿着筷子,不停戳着盘中的米饭,又抬头,笑着看他。

    “小呈哥,要不你帮我写吧,之前就听嫂子说,你前段时间还发了核心期刊,你这么厉害,这么简单的论文,对你来说,肯定不在话下。”

    苏呈抬头看了她一眼,没作声。

    “你也知道,我一直都很蠢,没你这么聪明。”

    苏呈挑眉:“对自己的智商有清醒的认知,也是好样的。”

    “”

    厉浅浅轻哼着,没再理他。

    她原本也没指望他能帮自己搞定论文,纯粹是为了转移话题。

    却没想到,当她快吃完饭时,苏呈离开位置,不知从那儿端了碗温水过来,又把药扔给她,“吃药。”

    厉浅浅确实头疼,自然不会拒绝的他好意,当她将药丸放进嘴里,喝了口水,准备吞服时,就听他说了句:

    “你什么时候写论文?我来帮你。”

    “”

    药丸卡在嗓子眼,如鲠在喉,怎么都咽不下去了。

    卡得她脸都红了。

    这种脸红,一直持续到苏呈离开,厉浅浅回到宿舍,喝了大半杯水,似乎才把药丸给咽了下去。

    “给你送药啊?啧,你这个哥哥可真够贴心的。”室友调侃。

    “你是不知道啊,今天在食堂,多少女生盯着他,眼睛都在放光。”

    “如今这社会,虽说男女比例失衡,但是好男人太少啊,你哥哥很好啊,温柔又贴心。”

    厉浅浅无奈:

    “这都是表象,他的原型”

    “是只沙雕!”

    室友拍了拍她的肩,“你管他是什么沙雕,先把他射下来再说。”

    “”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
我赌输了被要求做一星期的作文 公交车灌浆
下一篇
没擦黑板被老师C了一节课作文,婴儿手臂粗的几把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