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香四溢的古言甜 开篇就是肉的古言

喵喵 2022.07.01

烫,浑身火浴般的灼烫!

云姬艰难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一片肆天的火海,喉咙一滞,更有浓烟滚滚入鼻,引得她剧烈地咳嗽着。

噼噼啪啪,剧烈燃烧的声音响起,并有缕缕肉香伴随其中。

云姬已是痛到喉咙干哑,只死命地挣扎着,猛然从一米多高的柴堆上滚落了下去。

身子重重滚动着,犹如一只烤熟了并散架了的野味。

火蛇依旧肆虐吞噬着云姬的身体,云姬却是却翻滚的力气都消散殆尽。

“水!来人!快泼水!”遥远的呼喊急速破天传来。

顷刻之间,云姬身上一片冰凉如注,并把云姬因痛楚而残留的最后一丝清醒也浇了个干净。

各种混杂的声音如滚雷般聒噪在云姬的耳边,昏厥前,朦胧的视线中,一抹明黄色越来越近……

博物馆里,云姬正在研究一具最新出土的木乃伊,蓦地警笛声想起,整个博物馆已然被漫天大火凶猛笼罩着。

“火!火!”

云姬猛地坐了起来,浑身火灼的刺痛却让她又重重躺了下去,浑身一片仿若被凌迟着又泼了辣椒水的惨痛让她忍不住嘤咛出声。

“不要动!”

有清冽的声音幽幽传来,痛到几乎昏厥过去的云姬循声望去,只一眼,却已经呆怔到忘记了所有痛楚。

柔和文秀的一张脸上,眉角处却一片冷硬逼人,好看的薄唇微抿着,虽性感却冷戾无声,清冽的药草气息从男子身上缕缕传来,更是为那清秀的面孔增添了几分清幽。

云姬呼吸一滞,这冷面美男子是谁?难不成是那具木乃伊重生?

思虑间,一抹明黄色已经闪入眼帘。

“占卜师,你怎么样了?”

明黄色绣着沧海龙腾图案的长袍已经显示了男子的身份,剑眉入鬓,凤眼生威,见到云姬后眸光一怔,随后却又透着几分内敛的喜悦,左侧脸颊上一个弯月形的浅色疤痕非但没有丑化那张英气勃发的面容,反而更添了几分清癯的气韵。

眼前男子的身份让云姬怔神,沧海龙腾,不是皇上又是谁?

而且,占卜师?云姬懵了。

肉香四溢的古言甜  开篇就是肉的古言

一个不愿相信却又不得不去相信的事实摆在眼前,那就是,云姬已经穿越了。

可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火堆里?谁想用火烧死她?

云姬眸光一厉,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人,眼睛晶亮地似要咬人般。

万璟迁看着云姬的异样,疑惑地看了冷面男子一眼,冷面男子敛去眸底的深邃,淡然道:“父皇,占卜师大火后刚醒来,可能还处在思绪混沌时期,父皇不免先去休息,等到占卜师清醒了,我再去禀告父皇。”

万璟迁忧虑地看了云姬一眼,嘴角微动,想说什么,却终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云姬挣扎着身子,可是每动一下便是噬骨的痛,低眸看着自己被层层纱布包裹的身子,倒是和木乃伊没有什么区别了,她终于明了了那个皇上为何在看到自己时眸光转瞬即逝的凝滞。

“你若是想浑身腐烂身亡,大可继续挣扎。”

幽幽的声音传来,云姬抬眸看着眼前的冷面男子,刚才他叫皇上父皇?难不成他既是皇子又是太医?

生为考古学家的敏锐让云姬在

上一篇
毕业赠言六年级给老师 表达感谢师恩的短句 毕业对老师的感谢语
下一篇
大团结 皇姐在上(双疯批)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