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合集300篇必湿 高潮啊咦咦哦哦啊咦咦咦哦哦啊

喵喵 2022.09.02

黎棠在后面跑了很久,累得气喘吁吁,她不停地呐喊,在尘土飞扬的路上,她很狼狈,形象全无。

她叉着腰,瞪着那辆车,想把车子瞪出几个洞来。

可是该死的,那辆车没有停下来。

“陆尧风,你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你跟女人过不去,你算是男人吗?”

黎棠在原地骂了很久。

想了想,算了,陆尧风有后遗症,心情肯定不爽,他想发泄就尽情地发泄吧。

她好不容易嫁给他,嫁给日思夜想的他,她应该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人这一辈子能有多幸运,还会嫁给自己真正爱的人?

强行给自己灌了一波鸡汤,黎棠踢掉脚上的高跟鞋,站在路边伸手拦了半天,没人停车。

火辣辣的阳光炙烤着大地,黎棠感觉浑身要烧焦了,必须尽快找个地方乘凉。

她索性提着高跟鞋,到路边。

“啊呀!”

人在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能塞牙缝,黎棠服了自己,她一个站不稳,整个人华丽丽地滚到了路边的草地上。

更不巧的是,她的脚被石头磕着了,疼得她脸色苍白,身体痛得不停地抽搐。

她望着炎炎烈日,陆尧风会回来接她吗?

她赌气地不肯打电话给他,等待他良心发现,她好心好意安慰他一路,他视而不见吗?明明她心情也不好,季家的事情把她闹得心烦意乱,还没人给她发泄呢。

越想,心里越是不平衡。

她唉声叹气地拖着肿成馒头的脚踝,靠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心里不断在祈祷陆尧风良心发现。

……

陆尧风醒过来,发现车子停在了别墅外面。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车里,黎棠没在,而何安戴着耳机在玩手机。

他一巴掌拍过去,吓得何安差点跳起来,怒不可遏地吼道:“什么时候回来的?你怎么不提醒我?”

车窗外太阳很猛烈,他们在回来的路上,似乎还没有这么猛。

到底是过了多久了?

他一巴掌打在脑门上,坐个车也能睡着,他本想小小地惩罚黎棠一下,没想到一路睡到了家里。

“陆少,已经……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没开玩笑?陆尧风急匆匆地问,“她有没有打电话过来?”

“没有。”

“开车回去。”

何安接到命令,乖乖发动车子,其实他很好奇,不知道陆尧风一天天的,累不累?反正他是累了。

情侣间的小打小闹,他这个单身狗什么要掺和进来?分明是自作自受,偏偏他还没有拒绝参与的权利。

车子精准地开到黎棠下车的地点,何安一句话都不敢说,唯恐惹毛这头随时发怒的狮子。

陆尧风径自下车,四处扫了一圈,空空如也,没有看到黎棠。

她去哪里了?

青天白日的,能消失不成?

他走到路边,想找人问个清楚,可是路上别说人了,车子也少,毕竟不远处的别墅区,不是谁都有钱买得起的。

“黎棠!”

没听到人回应,陆尧风着急了,他清晰地感受到了内心的焦躁,他急急忙忙跑到车边,拍打着车窗,警告何安:“赶紧派人去找,要是找不到,你给我等着。”

“好,我立刻吩咐过去。”

一群人,找了好几个小时,一点进展都没有,下午的阳光,更加热烈,热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何安递给陆尧风一瓶水,“陆少,你别着急了,我们一定能找到的。”

陆尧风不爽地看了一眼名贵的腕表,“一定能找到?两个小时之前你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是现在呢?何安,这么多年,你白白跟在我身边,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他哪里是真正丢下黎棠,只不过是趁着这个机会惩罚她,谁让她跟他独处的时候,还有空用那么甜蜜的声音跟别的男人打电话。

他完全受不了。

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即使过去发生了不堪的事情,至少她现在是他的妻子,他们组建了一个家庭。

何安低着头,愧疚不已。

陆尧风知道他说话太重,又说:“先找到人再说。”

他没有接过水,而是顺着路边的小道里走进去,不知道走了多久,又累又热,几乎要窒息。

陆尧风想,他一个男人还好,要是换成女人,不一定能受得了,他心中隐隐燃起心疼,是的,他在心疼她。

害怕她出事。

他情愿她在他身边叽叽喳喳地说话,也不情愿看不到她的身影。

手下分批去找人,陆尧风继续往深入走,忽然看到一个婀娜多姿的女人,正对着河水,捧着脸在臭美。

“我怎么觉得我唇红齿白的,长得好好看呢?”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女人?只可惜某个混蛋看不到,他太可恶了,他的眼睛一定是瞎了!”

黎棠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她洗了脚,洗了手臂,才稍微让身体降温,这个天气在外面乱晃,简直要死人,暑假,真不愧是一年中最热的日子。

她感觉呼吸出来的气息都是热辣辣的,能烤熟东西的那种。

“哇,有鱼!”

真是惊喜!

现代环境污染,很多河里都看不到鱼了,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看到,她喜不自胜,俏生生伸手去够。

扑通一声,她落水了!

“黎棠!”

熟悉的声音传过来,在水里扑腾着想要浮起来的黎棠,这回却不想那么快起来,想看看到底是不是陆尧风。

如果真是他来了,她不介意原谅他。

她发现自己对他已经好到没原则了。

当身体被人抱住,黎棠跟着浮到水面,她忘记了呼吸,时间仿佛静止了般,她慢慢地把扭头看向来人。

忽然,她激动地用力抱住他,“尧风,我就知道你嘴硬心软,不会丢下我不管的,你来了就好。”

她惊喜到要哭。

“你干什么?还想不想活着?”

陆尧风感觉水流很大,身体被黎棠紧紧抱着,在水中无法施展,任凭水流冲走。

黎棠同样意识到不妙,想松开手,但下一秒,却被陆尧风抱紧,他怒瞪,没好气地吼着:“你干什么?知不知道放开手很危险?”

“可是怎么办?水流太大,我们两个人抱在一起,都可能被冲走的。”

抱在一起是很舒服,可是黎棠害怕拖累他。

如果能让他一辈子记住自己,或许也不错。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黎棠回到季家的这几年,多了算计,可没想到,此刻,善良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上。

她扬起了一抹凄美的笑容,哽咽地说:“你能来我已经很高兴了,尧风,放开我吧,我早就该死了。”

若不是命硬,她恐怕已经死过好几次了。

死对她而言,并不陌生。

“黎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尧风托着她,尽管他体力好,无奈水流太大,而且越发冲离了原来的位置。

底下踩不到底,陆尧风此刻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她必须好好活着。

“尧风!”

“别说话。”

黎棠声音雀跃,“我真的很高兴,没骗你。”

她一个用力,把陆尧风甩开,飞速的水流,拼命把她更深处冲。

再见了,陆尧风。

我爱你,即使你永远都不知道。

黎棠的意识渐渐涣散,她不知道她还是不是活着,抑或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耳边有个声音在吵吵嚷嚷,闭着眼睛的她,不爽地挥舞着手臂。

“好吵。”

黎棠猛地睁开眼睛,等等,她刚才说出这两个字很困难,嘴巴似乎是被温热的东西给堵住。

她陷入了一双墨黑而深邃的眸子中,简直要把她吸进去。

“尧风……”

陆尧风瘫坐在一边,还好救活了,他无比庆幸,如果刚才他任由她被冲走,恐怕……

他不敢想,只是抱紧她,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打在抱着她后背的自己手臂,“黎棠,你活腻了是不是?想死,可没有那么简单。”

“你救了我?”

黎棠东张西望,周围郁郁青青,很陌生,她不知道他们身处何地,最后眼睛呆滞地定在了陆尧风身上。

“我们这是在哪里?”

“我不知道。”陆尧风冷漠自持地回答,推开她。

见他要走,黎棠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死死抱住他的后背,“你去哪里?别把我丢下好不好?我以后一定会乖乖听话,让你喜欢。”

“你不冷?”

周围是炙烤的温度,可黎棠却在发抖,她身体不由得瑟缩了一下,但又强硬地阻止他:“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不想被她抛下,想想刚才她一个人在路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别提多绝望了。

还算陆尧风有点良心。

“你想跟就跟着吧。”陆尧风回头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她身上的裙子湿透了,贴着她身上完美的曲线,他胸口一滞,马上挪开目光,不由自主加快了脚步。

黎棠在身后嘀咕着:“尧风,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我跟不上。”

“那就走快点。”

手机被水冲走了,等待何安找到他们,需要时间。

何安那么蠢……算了,还是先自救吧。

陆尧风到树林里捡了些干净的树枝,堆起来,他捣鼓了一阵,树枝开始烧了起来。

黎棠拍拍手,心悦诚服地夸赞了一番:“尧风,你好厉害。”

“的确,我可不像某人那么蠢,洗个手都能掉到水里。”

黎棠摸摸头,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吗?河里居然有鱼,太惊喜了。”

已经生好火的陆尧风,用看待大傻子的目光,很嫌弃,“一条鱼就把你兴奋成这样,你上辈子是饿死的?”

黎棠把手放在肚子上,“你别说了,我有点饿了。”而且还冷。

早餐本就没吃多少就匆匆被叫走,被陆尧风扔到路上,走了几个小时,她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

再不吃饭,后果很严重。

陆尧风怕了她,捡起一根还算笔直的树枝,走到河边,刚挪动脚步靠近水边,一双柔荑立刻抱住他,一惊一乍的,“尧风,别去,危险。”

陆尧风瞪了她一眼,“你不是说饿了吗?”

“我不想吃了,我是开玩笑的。”她可以忍,不想看到他再次陷入危险中。

“傻子,这里河水浅,要不然我们也不会停在这里。”

跟她说话,很费脑子。

这是陆尧风得出的结论。

“好多鱼!”

黎棠拍着陆尧风,惊喜地大喊。

陆尧风低头看了一眼水里,确实很多鱼在游动,这些年的污染,的确很难见到河里有这么多鱼了,很惊喜。

水面上倒映出了唇红齿白的女人,笑意很深,跟他相依相偎,美如画。

这一刻,陆尧风几乎要沉醉了。

下一秒,他手中一空,树枝被黎棠抢了,她惊喜地大喊:“尧风,我抓到鱼了。”

树枝一次性扎到了两条,老天待她不薄。

陆尧风黑着脸,这本该是他身为男人要做的,如今黎棠不仅仅抓鱼,而且处理鱼的内脏,把鱼穿在树枝上,放到火边烤。

鱼被烤得滋滋作响,香味很足,两人都不禁狠狠地呼吸了一口气。

好闻。

“给。”

黎棠把烤好的鱼递到他面前。

陆尧风侧过脸,“你不是说饿了吗?”

就知道这男人龟毛,黎棠把鱼放好,嘶啦一声,把裙子下摆一块布料撕了下来,她把鱼放在上面,递给他,拍着心口保证:“这下是干干净净的,放心吃吧。”

“好吃吗?”陆尧风纠结着要不要吃,眼睛却看到了她过短的裙子遮掩下的又白又直的长腿。

黎棠狼吞虎咽,顾不得形象,“当然好吃了,不信你试试看。”

一折腾,转眼夜幕降临。

黎棠身体在发抖,吃饱了喝足了,可是身体却变得跟不是自己的一样,她靠近陆尧风,壮着胆子恳求:“让我靠一靠好不好?我有点冷。”

“嗯,不过……”

“我知道你今天救了我,放心,我迟早会以身相许的。”

陆尧风:“……”

他无话可说。

夏天的夜晚,依然燥热,林子里蝉鸣阵阵,偶有的威风刮过树枝,带来些许动听的旋律,树枝在燃烧,身体被烘烤得不舒服,黏腻黏腻的。

陆尧风看着怀中的女人,睡得很不安,他慢慢地伸出手,帮她捋了捋刘海。

看着她的睡颜,似乎恶劣的环境不算什么,他反倒不是那么在意了。

若是他们当年没有错过……可那有那么多或许,黎棠是代替季晨嫁给他,这个事实,他必须要认清。

树林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不像是自然界的声音,而像是有人来,而且还不止一个。

陆尧风警惕地把人抱紧,他心跳的节奏乱了,眉头皱紧,眼睛死死地盯着声音的方向。

“有人吗?”

来人晃动着手电筒,光束阵阵摇动,他们警惕地喊着。

陆尧风“嗯”了一声。

“真的有人!”

几个人立刻冒出来,他们看到有女人,顿时眼睛里闪着光,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代表人客客气气地说:“小伙子,你们怎么在这里?”

来露营的?

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刚才说话的男人约莫三十岁,他走过来,主动朝着陆尧风伸出手,“我叫唐大力,如果不嫌弃的话,今晚到我们村子里住一宿吧。”

手电筒的光芒照射在陆尧风和黎棠身上,陆尧风抱紧黎棠,恼怒自己今天没有穿西装,不能把她的腿包住。

说什么,黎棠都是他的妻子,他不想她又白又直的长腿被人看到。

怀中的她身体在发烫,陆尧风无法拒绝,“有劳了。”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村民在前面带路,陆尧风背着黎棠,在后面走着。

趴在陆尧风后背的黎棠,心里别提有多开心了,他的后背很宽厚,很温暖,她紧紧地贴着,这是她温暖的源泉。

刚开始,她不乐意,怕他太累,但霸道的他,果断让她上来。

她好开心。

假以时日,陆尧风一定会对她有感情的。

虽然这样的自己很卑劣,对梁颖清而言不公平,可她跟陆尧风结婚了,她想试试看,就算后面没有结果,她也能接受。

“尧风,你的后背很温暖。”

“乖乖睡觉。”

黎棠努努嘴,跟他对着干,“我不想睡,好不容易才能到陆少的背上,怎么说我也得好好享受一番才行。”

管不住她的嘴。

病了还这么精神。

走了估计半个小时,终于到了村子,全程,陆尧风脸不红气不喘,就那么一声不吭地把人背到了村子。

唐大力让妻子整理了一间房,让他们住下,走出门之前,好奇地问:“你们是情侣?”

“是……”

“不是……”

陆尧风和黎棠几乎同时回答,但两人的答案却大相径庭。

黎棠回答不是,而陆尧风回答是。

唐大力笑笑,“那就好,小伙子得加油,你追求的她长得很漂亮。”

“谢谢。”

黎棠红着脸回答,她瞪了陆尧风一眼,仿佛在说,看到了吧,别人都说我长得很好看,就你,连看都懒得看一眼,证明你眼瞎。

陆尧风不可置否。

两人都累了,喂黎棠吃了退烧药后,陆尧风去开门,唐大力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刚刚以为你们是情侣,这样吧,让小黎跟我老婆一起睡,小伙子,你跟我将就一晚,你们还不是情侣关系,睡在一起不好。”

出门在外,陆尧风没那么多讲究,索性点了点头。

唐大力一出门,马上跟刚才的几个村民说:“今晚你们把门看得紧一点,我弟弟这回好不容易捡了个老婆,决不能放走,这次如果成功,以后哥也带你们几个讨老婆。”

“好咧,我们办事唐哥放心。”

唐大力回去房间,跟妻子商量了一下,妻子有些不安,“老唐,这样不好吧,万一被抓到……”

“抓到什么?我们很快就要出去打工了,大成出车祸脑袋有问题,我们怎么照顾他?你愿意照顾他?”唐大力很冲地说。

妻子不便说什么,唐大力考虑的确实很周到,他们在外打工也不容易。

唐大力叮嘱:“等下人睡了之后,你马上通知我,我带大成过来。”

“好。”

临出门之前,唐大力对着愁眉苦脸的妻子,给她树立信心,“放心,如果那女孩子对大成好,以后我们也会帮她的,你不用觉得愧疚。”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妻子点点头。

黎棠被陆尧风抱到了唐大力妻子的房间,其实她说不是,是因为他们真不是情侣,而是妻子。

他答应唐大力分房睡那么爽快,是不是生气了?

这男人啊,总是一点就燃。

黎棠躺在木质床板上,却没有觉得不舒服,她拉着唐大力的妻子,笑眯眯地问:“唐嫂,你跟唐哥感情还挺好的。”

“嗯。”唐嫂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很羡慕你们。”

两夫妻能够生活在一起不容易,嫁给陆尧风之前,她觉得征服他很简单,可是当真正面临时,她才知道自己没有想象中的坚强。

唐嫂唉声叹气,“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以后也会结婚的,赶紧休息吧,你才刚退烧。”

“好。”

黎棠闭上眼睛,脑袋依然混混沌沌的,怎么都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而唐嫂却连动都不敢动。

再动下去,会影响别人休息的,黎棠索性平躺着,不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没过多久,唐嫂起身,黎棠睁着朦朦胧胧的双眼,“唐嫂,你是不是要去上厕所?我也想去。”

唐嫂的心都快跳了出来,幸好她还没放出信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胆战心惊,声音都变了。

“我先去开灯,等下叫你。”

唐嫂马上到门外,唐大力立刻悄悄小跑过来,大吃一惊,“你怎么把灯打开了?万一把人弄醒了怎么办?”

“姑娘没睡着,我也没有办法,今晚可能要辛苦你一点了。”

“没睡着?”

唐大力看了一下时间,没问题,为了弟弟的后半生,他等得起。

“唐姐!”

房间里传来了黎棠的声音,唐大力拍了妻子一下,“你赶紧进去,千万别露出什么破绽。”

“我知道了。”

唐嫂刚进屋,黎棠已经穿好了鞋子,她走过来拉着唐嫂的手,“唐嫂,不好意思,我今晚有点失眠,可能影响到你了。”

唐嫂尴尬地挤出笑容,“没关系,我们暂时还没出去工作,睡得晚一点没事。”

黎棠小嘴甜甜的,这让唐嫂更加愧疚了。

她上去厕所,出来后,唐嫂才进去。

黑暗中,有个黑影,黎棠心口砰砰乱跳,不过逃不过她的眼睛,陆尧风的身影已经深深地刻印在她的脑海中,她记得很清楚。

村里的夜晚很安静,没有城市的喧嚣,显得他的身影很高大威猛,一看就离不开眼睛。

她站立着,静静地欣赏这美如画的风景。

上一篇
黑人强开嫩模又小又紧 11孩岁女精品a片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