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强开嫩模又小又紧 11孩岁女精品a片

喵喵 2022.09.02

季晨心花怒放,下意识地以为陆尧风相信她,要亲自来帮她跟警方解释,可她听到下一句话后,身体瞬间变得僵硬,似乎不是自己的了。

“医院有个闹事的人,她跟昨晚发生的一起案子有关……嗯,我是陆尧风。”

那头的警员嗯嗯地回应,陆尧风很快挂掉了电话。

季海东赶忙拦住陆尧风,“女婿,晨晨生气,一时半会儿想发泄,她发泄过后马上就好了。”

“对!”季晨捣蒜般地点头,“我是开玩笑的。”

她恨不得把她的心给掏出来,让陆尧风看看,她好歹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他能不能对她好一点?

陆尧风脱下了衬衫,无情地丢在地上,一脸嫌弃,身上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背心,身材很好,隐隐看到八卦腹肌,却不似健身教练的那般夸张。

黎棠恨不得挖掉季晨的双眼,都死到临头了,还在欣赏美男子。

她不再抱着手看好戏,而是快速走到病房内,找到他的衬衫,飞快地跑出去,帮他穿上。

她愤愤不平地警告:“季晨,你再敢看一眼,我跟你没完。”

“你……”季晨气结,恨得牙痒痒。

“我没跟你开玩笑。”

刚说完,几个警员已经上来,他们手上拿着审核好的逮捕令,准确来说,陆尧风打电话时,他们在路上,所以这个电话打不打,他们都会来抓季晨。

“尧风哥,我没有做过,求求你别冤枉我好吗?黎棠说的话没一句是真的,她是故意诬陷我。”

“她故意在你面前卖弄苦肉计,为的就是稳坐陆家太太的位置。”

……

一肚子阴谋论,黎棠真想把季晨的嘴巴给缝起来,说话太难听了。

她认真地帮陆尧风系扣子,千叮万嘱着:“以后你别在外人面前脱衣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很多女人如狼似虎,恨不得把你给吃了。”

她也不例外,深深地被他吸引,无奈他无动于衷,这条路,任重而道远。

“谁也吃不了。”

陆尧风给了她一个很肯定的答案,这辈子,女人不可能伤害他的。

“要是你喜欢的人呢?”黎棠呆呆地看着他,很快推翻了自己的言论,“我跟你说笑的呢,你都说不可能了,肯定不会有其他女人的,对吧?”

“多事。”

陆尧风怕陆老爷子知道,不敢在医院多待,只是失血严重,在家好好休养就行。

顶着在家陪陪新婚妻子的名号,陆老爷子也开心。

好不容易等到拆线,黎棠却接到了学校里来的消息,说要准备研究生迎新晚会。

她懊恼,她都研二了,准备毕业了,还得给即将九月份来学校报道的研一新生准备晚会,心塞。

黎棠纠结着要不要跟陆尧风商量商量。

“你晃来晃去的干什么?”

一整天晚上都在书房外面,陆尧风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文件始终停留在最开始的一页上。

黎棠索性进来,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影响你了。”

“那个……”她咬咬牙,低着头,“你明天拆线,不过我在学校有点事情,可能不能陪你去了。”

纠结了一晚上,是在乎他?

陆尧风说得云淡风轻,“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你不想去我不勉强。”

“我发誓,我明天一定早点,没准赶去医院还能接你。”

黎棠兴奋地跑出书房,转念一想,没准人家根本不在意呢?空荡荡的卧室,这几天除了她还是她,陆尧风根本没有跟她完成新婚之夜的意思。

翌日,黎棠一大早便出门,连早餐也不吃了,据说新来的教授请他们几个吃早餐,顺便商量一下迎新晚会的具体事宜。

陆尧风一下来,看到属于黎棠的那份早餐完好无损,他升腾起怒意,看向佣人。

佣人汗如雨下,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她冤枉。

“没人吃早餐,准备这么多干什么?”

“是太太,太太没跟我说,她说教授请客,早餐不吃了。”

教授?确定不是斯文败类?

陆尧风喝了一口牛奶,也没有了吃饭的兴致,这才几天啊,就习惯跟黎棠共处一桌吃饭了。

习惯真是一件可怕的东西。

苏凛亲自开车过来接陆尧风,大清早,看到他跟吃了炸药一样,忍不住奚落:“你小子,是不是大清早得不到满足?”

陆尧风怒瞪他,“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行,我不说了还不行吗?不过我告诉你一件事,刚刚有辆车子来接你老婆,你老婆很开心地上车了。”

老婆老婆,他不承认好吗?

陆尧风义愤填膺,“苏凛,你跟落得跟许鑫一样的下场?”他卡了他家族的项目,这些天,许鑫总是想方设法找他。

苏凛举双手投降,“开个玩笑而已,你可以选择信或者不信,不过你这样子,很难讨人欢心。”

“……”

陆尧风需要讨谁欢心?明明是黎棠在讨他欢心好吗?

汗,又想到那个死女人了,敢上别人的车,看来她没有把他们之间的结婚协议放在心上。

看来他有必要重振做丈夫的威严了。

到医院顺利拆线,苏凛欲言又止,陆尧风睥睨了他一眼,“有话快说。”

“有人在打听你最近的消息。”

“没必要。”

苏凛看陆尧风一脸无所谓,不禁心疼某人了,他幽幽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其实我想不通,你贵为一个大总裁,为什么会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接受那个愚不可及的娃娃亲,像你,应该娶一个跟你门当户对的女人,季家并不合适,更何况,你也知道,虽然你是豪门继承人,可万一你父亲哪天抱回一个私生子……”

陆尧风抓着苏凛的手腕,不客气地一拧,“你比较适合做导演,而不是医生。”

“我跟你认真的。”

这完全有可能的好吗?难道真如他看到的那样,陆尧风爱上黎棠了?

天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不就是个联姻吗?真的因为爱情?

他疑惑不解,头发都掉了几根,这个问题盘旋在他脑海中好几天,始终找不到答案。

陆尧风走了几步,回头警告:“不要随便告诉她我发生了什么。”

“人家也只是关心你,有你这么冷酷无情的吗?可悲可叹,不过你以为我不告诉她,她就不知道了吗?”

女人心,同样是海底针。

苏凛搞不懂,也不想懂。

陆尧风想了想,无所谓地丢下两个字:“随便。”他更加好奇的是黎棠上了谁的车。

陆尧风的脑袋快要爆炸,还笑着上了别人的车,黎棠真是好大的胆子。

苏凛还在自顾自地说:“你看,人家知道你今天拆线,特意发信息询问你的情况,她在国外拍戏暂时赶不回来,威胁我,如果不把你照顾好,她回来一定跟我算账。”

陆尧风冷漠地睇了他一眼,“阻止不了你说话,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缝上。”

他焦躁地等待拆线,一拆完,马不停蹄地走人,苏凛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影,不禁感慨:“跑那么快赶着投胎呢。”

苏凛还没告诉他护理注意事项呢。

何安已经在医院楼下等候,他小心翼翼地递给陆尧风一叠资料,“这是我今早查到的,太太……太太早上确实是被一辆低调的车子接走了,他们去吃了早餐,还有……”

“闭嘴,我长眼睛,我会自己看。”

陆尧风不想听,太震撼了,他的心头在发堵,越看脸色越发凝重。

这就是所谓的吴明昊?

大学教授?恰好是带黎棠的教授?

陆尧风七窍生烟,想近水楼台先得月,也得问问他的意见。

“打电话给她。”

他冷酷傲娇地开口,一双眼睛眯着,不想浪费太多感情,可他知道,他只是在掩饰。

何安疑惑不解,胆战心惊地问:“她是谁?”

“啪”的一声!

何安感觉陆尧风这巴掌把整台车都震了,他浑身汗毛四起,立马狗腿地回答:“陆少,你放心,我立刻的打电话,您别着急太太。”

“谁说我着急她了?”他只是不想被戴绿帽子!

何安唯唯诺诺,“行,陆少,你不着急,是我着急。”害怕饭碗不保。

“你着急她什么?”不准!

黎棠害人不浅,不说别人,连他的助理都被她耍得团团转,居然说担心她,荒谬!

何安发怵,耐心等待对方接电话,一接通之后,便立刻叫苦不迭地问:“太太,你去哪里了?陆少……陆少拆线……”

“很严重?”

黎棠不放心,说要接听电话,赶忙走出餐厅门外,仔细问。

何安硬着头皮,果断撒谎:“对,很严重,医生今天检查后发现,陆总很有可能会有后遗症,需要慢慢治疗。”

所以,黎棠能赶紧出现吗?他真的不想单独一个人面对陆尧风。

黎棠看看时间,吃早餐到现在,大家都在说说笑笑,基本上没有人提起迎新晚会的事情,她也不好多嘴,可当看到里面人聊天,气氛越发炽烈,都在捧着吴明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她担心陆尧风,只想快点见到他。

她不想让他有后遗症,她宁愿为他承受这份痛苦,眼泪很快打湿了眼睛。

她索性跟何安说:“你先跟尧风解释一下,我尽快赶来。”

“到底来不来啊?”

何安愣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发现黎棠已经把电话挂掉了。

他莫名其妙,发现陆尧风正瞪大眼睛在注视着他的手机,他发誓,他只是无意间从后视镜里看到的,绝对不是专程观察陆尧风的。

何安赔笑着,不敢看陆尧风的脸,“那个……陆少,太太可能有重要的事,可能一时半会儿赶不来。”

“调头进医院。”

“不是拆线了吗?”又要回医院?陆尧风真当医院是他家开的?虽然陆家的确有这个实力。

陆尧风不解,无语地白了神色复杂的他,“不是你说我会有后遗症的吗?我陆尧风从来不撒谎。”

“是我撒的谎。”

……

黎棠当着餐桌人的面提出离开,让他们随时在群里跟她联系。

吴明昊拦住她,低头看了一眼她坐的位置,她还没吃多少,他的声音温厚而有磁性:“黎棠,你还没吃多少,你多吃点,我作为你们的老师请客,你不给点面子?”

“对不起!”

黎棠待不下去,她的整颗心都是乱的,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陆尧风,想尽快见到他。

她低低地颔首,马上跑出去。

饭桌上的几个同学都一脸莫名其妙,黎棠胆子真是太大了,难道是说自恃美貌,吴明昊会让她毕业?

就冲她对老师这个态度,估计没几个人会让她顺利毕业的。

不过人家就是长得美,在学校这么多年来,多少男人一波一波壮烈“牺牲”,依然未能得到女神青睐。

吴明昊呆滞地看着黎棠跑出去的身影,他拿起手机,丢下一张卡,匆匆说:“你们随便吃,我请客。”

几个同学脸色更加丰富了,这到底上演的哪一出啊?他们一头雾水。

黎棠在外面等了很久的车,这个点,上班高峰期,路过的好几辆出租车都有人了,早知就自己开车出来了,哪用得着这么憋屈。

“黎棠,你想去哪里?我送你!”

吴明昊开车到黎棠跟前,冲着她招招手。

黎棠哪有时间思考,几乎是第一时间冲进吴明昊的车子,给了他一个地址,“学长……不,你现在是我老师,麻烦了。”

“你我之间何必那么客气?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吴明昊温润地摸摸她的头,安抚她:“别紧张,我车技很好,很快就到的。”

“谢谢。”

除此之外,没有多余的一句话,吴明昊心情郁闷,却也不得不接受,她很爱那个男人的事实,他更加好奇那个男人是何方神圣。

车子停在医院,黎棠没跟他说一句话就跑了。

吴明昊拿起她的包,喊了几声,可是她一句都没听到,他苦涩地咬唇,那个男人对于她来说就那么重要?

在黎棠跑进病房之前,何安已经把最新消息汇报给陆尧风,并且提醒他:“没准只是个司机。”

明摆着,他还故意说谎,陆尧风又不是不长眼睛。

“何安,看来你的眼睛最近需要治疗。”

何安:“……”

黎棠闯进门,越过何安,飞快地扑到了陆尧风身上,手足无措地检查他身上,急得热泪盈眶,“尧风,你没事吧?医生怎么说?”

她愤愤不平地嘀咕着:“苏医生还跟我保证你不会有问题的,他这是诳我,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账。”

顺便问问陆尧风的具体情况。

陆尧风手中一空,身上还停留着属于她的温暖,但快速被室内空调传来的冷意弥漫。

他冷冷地看向何安:“交代好了吗?”

何安嘿嘿地笑着,“陆总,我办事,你放心,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黎棠气急败坏地跑到了苏凛办公室,一来就揪着他身上的白大褂,怒不可遏地质问:“苏医生,你之前怎么跟我保证的?”

陆尧风为她受伤,她十分过意不去,因此盯着苏凛,一字一句问清楚。

可谁知道,在她的眼皮底下,会有后遗症出现。

她恨不得杀了自己。

苏凛暗暗臭骂了陆尧风一顿,这臭男人锱铢必较,他不过是帮梁颖清说了几句话而已,犯得着跟他过不去吗?

还让黎棠这么彪悍的女人来对付他,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悲惨的结局了。

苏凛双手举高,尴尬地发笑:“医学上的事情,有时候会出现意外的,谁也说不定。”

“你还在笑?你是不是人,有没有点同情心?亏你们还是兄弟,我看这个兄弟,你们不做也罢!尧风不需要你!”

说着说着,大颗大颗滚烫的泪珠落下,黎棠气息变得急促,哽咽地想要知道结果。

“尧风……尧风会不会有事?”

最近的眼泪流得太多了。

“别担心。”苏凛只能安慰她,根本就是无中生有,可是他现在一句话都不能说,要不然陆尧风还不知道怎么对付他。

“我怎么能不担心?”

眼泪越发止不住,黎棠痛恨脆弱的自己,她发现这些年努力构建的设防,顷刻间土崩瓦解。

她爱陆尧风,她只想他好好的。

“叩叩!”

听到敲门声,黎棠松开了苏凛,她背对着门,但是凭感觉知道,是陆尧风。

她偷偷地擦掉眼泪,对,不能给病人压力,她要当做没事人一样,这样陆尧风才能安心接受治疗。

黎棠回头,挤出笑容,却比哭还要难看,“尧风,你怎么不在病房里好好休息?到处跑不好,不利于你病情恢复。”

“怕我死了?”

陆尧风轻飘飘地问,仿佛对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并没有多大在意。

黎棠说:“我当然怕了,万一你死了,你的财产要分给我,我发愁我这辈子不知道怎么花呢。”

一边看好戏的苏凛扑哧一笑,这丫头太可爱了。

不过却隐隐为她感到心疼,刚刚哭得稀里哗啦,转眼间神色如常地怼陆尧风,把他气得半死。

“走。”

陆尧风勉为其难地抓着她的手。

黎棠挣扎着,拖着他,不让他走,“先别离开医院,还没检查好呢。”

“你问问这个庸医做了什么好事。”

陆尧风不爽地用锋利的指尖滑向苏凛。

苏凛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成庸医了?

在回去的路上,黎棠叽叽喳喳地说着各种得了绝症好的病例,也确有其事,目的是为了让他能够放松点。

心情很重要,只要有个好心情,很多问题自然能迎刃而解。

在开车的何安几乎要笑死了,这说的,好像陆尧风明天会死一样,别提他多解气了,谁让陆尧风刚才对他大吼大叫的,总算有人为自己报仇了。

黎棠发现陆尧风黑着脸,墨黑而阴鸷的眸子始终注视着驾驶座的椅子,很危险。

她伸出手晃了晃,“尧风,你别担心了,我不会侵吞你的财产的。”

又是财产!

黎棠能不能说一句好话。

还在喋喋不休,她的小嘴红润,跟果冻似的,软软的,一张一合,散发着诱人的魅力。

“尧风,你一定要好好治病。”

“作为妻子的我,会照顾好你的。”

“你要是敢死,我说过的,会用你的钱去养小白脸……”

“唔!”

黎棠发觉一股巨大的推力把她抵到座椅后方,陆尧风不耐地双手扣住了她躁动的手,凉薄的唇紧紧贴着她。

仔细地品尝着甜美诱人的芬芳。

心跳很快,因为她而跳动,他知道。

黎棠情动,不禁喜极而泣,这臭男人终于知道主动了,她迎合着他,想跟他的唇齿交融,奢侈地想得到他的心。

黎棠被推开……一脸生无可恋。

发生了什么?

她惊呆地望着正在用衬衫擦拭唇角的陆尧风,他马上擦去属于她的味道,是在嫌弃她?

“不准擦掉!”

黎棠无比霸气地跨坐在陆尧风身上,一本正经地警告:“你是我的丈夫,你不准嫌弃我,要不然我跟你急……”

“吻技这么差,心疼你前男友。”

陆尧风一句话足以把她击垮。

她正阻止语言,想应对,谁知道吴明昊这时候打了电话过来,她接起来,听到对方焦急的声音:“黎棠,你去了哪间病房?你的包留在我的车上了。”

“停车!”

何安马上停车,听从陆尧风的指挥。

车子靠在路边停下,何安疑惑不解,仔细看了一眼周围,别墅远离中心地带,这段路挺偏僻的,距离别墅约莫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可现在停车,所为何故?

正当何安茫然之际,陆尧风对黎棠说:“下车。”

冷漠又骄矜,高高在上的贵公子,说话一气呵成。

黎棠还在跟吴明昊聊电话,她目瞪口呆地指着自己,是叫她下车?

她佯装淡定,甜甜地对吴明昊说:“学长,我还有事,我的包,先放在你那里吧,明天见面再说。”

明天还要见面?

陆尧风扯了扯领带,他快要控制不住他的心了,叫学长叫得这么甜,是啊,即使不是那个男人,也还会有其他男人。

她的市场一直都是很好的。

黎棠挂掉电话,马上解释:“吴明昊只是我的一个学长。”

“我知道,下车!”

陆尧风呵斥,黎棠又勾起了他心底最不堪的回忆。

黎棠下车后,握着手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反应过来,直到身上被车子驶过去带起的灰尘弥漫,她才意识到。

她被陆尧风扔下了。

这段杳无人烟的路,道路两旁是郁郁青青的树木,她踩着高跟鞋,心里生生地被划开了一刀。

她拔腿朝着陆尧风的车子跑过去,想抛下她,没门!

正在开车的何安忍受着煎熬,他从后视镜里看到黎棠在追赶,陆尧风没有理由没看到。

他小心翼翼地握着方向盘,开口道:“陆少,似乎太太在后面跑。”

“让她跑。”

陆尧风闭上眼睛,他需要冷静,不想再想黎棠那个臭女人了,要不然他随时都能把她撵出家门。

这一闭眼,竟然睡了过去。

何安犹豫不决,不知道陆尧风是真睡还是假睡,不敢吱声,只能按照平常的速度开车。

上一篇
夜场女的为什么要垫护垫 印度性bbbbbxxxxx
下一篇
H文合集300篇必湿 高潮啊咦咦哦哦啊咦咦咦哦哦啊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