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场女的为什么要垫护垫 印度性bbbbbxxxxx

喵喵 2022.09.02

何安屏住呼吸,慢慢地把目光挪到车后座,看到是黎棠,他更加胆战心惊。

没怎么接触过这位新晋太太,害怕在所难免。

他的声音幽幽的,如蚊蝇般小,“太太,你找我有事吗?”

是来教训他的吗?他今晚发了她跟吴明昊牵手的照片给陆尧风。

何安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等候发落。

黎棠忍俊不禁,“我长得那么凶神恶煞吗?你怕我干啥?我想要你刚才拍的照片。”

“就这……”何安差点被背过气,他还以为大难临头。

黎棠满意地拿到照片,两人都闭着眼睛在睡觉,可看起来很登对,仿佛生下来就注定要在一起。

好好看。

她抱着手机,减小动作的幅度,不敢打扰陆尧风,也想他靠一靠她,也只有这样,他的攻击性才小一点。

别的夫妻都有盛大结婚典礼、蜜月、结婚照什么的,而他们,什么都没有。

黎棠心塞塞,小心翼翼地圈住陆尧风的腰。

回到医院车库,黎棠见陆尧风还没醒过来,索性让何安先回去,她想跟他独处,两个人的独处。

何安巴不得,他也有理想,不想做电灯泡。

确定何安开车走人,黎棠轻轻扬起红唇,贴到陆尧风凉薄的唇上,仔细地描摹,恋恋不舍,不想松开。

“尧风,你怎么那么帅呢?”

“咳咳!”

陆尧风被抱得差点不能呼吸,他其实早就醒了,身体也因为她身上特有的馨香而起了反应。

要是再被她抱下去,到时候会更加尴尬。

他揉了揉眼睛,一脸狐疑地安看着昏暗灯光下的车库,“这里是哪里?”

“医院啊。”黎棠脸红得滴血,不敢看他,被抓到了,好丢脸。

陆尧风推开车门,黎棠抢先,跑到车门边,扶着他,忧心忡忡的,“你受伤很严重,你干嘛要亲自去找我?”

问出这话,心里其实是美滋滋的。

“不亲自去找你,你在外面出了意外,谁负责?我陆尧风不是冷酷无情的人。”

“可是你平时对我的态度很冷。”黎棠委委屈屈地抱怨。

陆尧风推开她的手。

黎棠握得更紧,陆尧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表示无语,“我伤的是头,不是腿。”

“可你是因为我受伤的,我要送你到病房。”

黎棠死缠烂打,偏偏不放手。

陆尧风怕了她,黎棠得意地道:“你早点见识见识也好,我很粘人的。”

“……”

回到病房,苏凛带着一众医护人员等候已久,苏凛跳出来,大声指责:“尧风,你知不知道你还是个病人?大晚上随便乱跑,你以为你能活很长时间?”

“你别胡说八道,尧风肯定能长命百岁!”黎棠纠正苏凛。

苏凛气结,他对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比一个有气死人的冲动。

他大着嘴巴,“行,怕了你们了,尧风,跟我们过来检查。”

万一留下什么病根,苏凛也无法承担。

黎棠被隔绝在门外,她呆呆地看着门,她双手撑着脑袋,很疲惫,却不敢休息。

医护人员出来,她马上跑过去,急匆匆地抓着苏凛问:“尧风没事吧?”

黎棠眼里绽放着光芒,这双眼睛好美。

苏凛打住心中的风花雪月,摆出面无表情的脸,机械地拿出病例,“没事,好好休养几天会恢复。”

“谢谢。”

“不客气的……”

几个字还没说完,苏凛看到黎棠身轻如燕,飞快地跑到病房里去了。

因为爱情才能让两人结婚,应该是的。

黎棠发现陆尧风横竖不自在,不停地用手拍拍身上,她体贴地问:“你是不是想洗澡?我……我可以帮你的。”

陆尧风有洁癖,她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刚才被医护人员检查,他应该是嫌弃的。

“不需要。”陆尧风果断拒绝,他本就压制住对她的渴望,要是在浴室内……那场面对他而言,太惨烈。

不过身上的药味,他确实很嫌弃。

黎棠鼓着嘴,“那我休息了,今天太累了。”

眼看着黎棠要爬到病床上,陆尧风如临大敌,他警惕地抓住被子盖住自己,“你想干什么?”

黎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的举动,指着床,很是费解,“睡觉不在床上?”

“……”

“我们是夫妻,本来就该睡在同一张床上。”黎棠渴望了很久的,他们结婚的这几天,还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她想近距离地感受他的温暖,慢慢让他熟悉她的存在。

陆尧风面如土色,跟女人计较似乎不算真男人,算了,他退一步。

他拿着枕头,脚还没到地,黎棠贴在他的后背,拉他躺下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尧风,我好累了,睡吧。”

后背被黎棠的身体贴着,很难受,很炽热。

陆尧风忍受着非人的煎熬,热汗不停地冒出,额角的头发都被沾湿了。

这女人,害人不浅。

听到黎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陆尧风轻轻松开她的手,她抱紧,再次被他拿开,她不满地哼了声,换个方向继续睡。

他的后背顷刻间变得冰冷,糟糕,不习惯的人反而是他了。

自作孽不可活。

陆尧风背对着她,稳住动荡不安的心跳,终于决定去洗个澡,他都嫌弃自己,不洗不行。

他放低脚步,慢慢走到浴室,开了水,避开伤口,脑海中始终飘荡着黎棠。

他加大水流,狠狠地冲着冷水。

浴室的门登时被人打开,陆尧风下意识地去找浴巾,可偌大的浴室里,并没有!

他赶忙捂着自己,对一脸迷糊的女人大惊失色地喊着:“黎棠,你想干什么?”

黎棠害人不浅。

黎棠的脸堪比烫红的虾子,她完全清醒过来,就知道这男人逞强,想洗澡,她本不敢看他,不过仔细一想,他们都结婚了,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她干脆大大方方地看了。

“苏医生说过你头上不能沾水,洗澡最好有人要帮忙。”黎棠一步步靠近他,心跳起伏不定,妈呀,她完全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你出去!”

陆尧风指着门,大吼出声。

黎棠嘿嘿地弯起嘴角,“尧风你是害羞了吗?我们是夫妻,你别害羞嘛,你受伤了,还是我来帮你洗吧。”

“你别过来!”陆尧风警惕地后退,可黎棠故意无视他的话,依然在靠近。

活了二十几年,陆尧风不得不佩服自己,每次都栽在黎棠这个女人身上。

他继续后退,当后背撞到了冰冷的墙面,他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黎棠,你知不知道羞耻?出去!”

他一个大男人洗澡,会需要她?

笑话!

黎棠对这男人的扭扭捏捏感到无语,平时吼她的时候不是挺霸气,挺有男子气概的吗?怎么现在,却如此害羞?

可她见识过,陆尧风是没有那方面的问题的,难道是太害羞?

她体贴地安慰他:“你别紧张,我们是夫妻,见见也无所谓,再说害羞的人是我才对,你是赚到了。”

陆尧风并不想赚到!

见见有所谓!

“我看你并不觉得害羞。”陆尧风冷不丁地道,对,她的表情很坦然。

是不是早已见识过其他男人,所以习惯成自然了呢?

思及此,陆尧风完全不能控制胡思乱想的心了。

黎棠耸耸肩,点头表示赞同,“我害羞什么?我说了,我们是夫妻,这是正常的,你啊,作为丈夫的你不主动,我只好主动了。”

他成天给她出难题,太难搞了,老实说,她已经这么委曲求全,真不知道再继续下去,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我说了不用,你出去。”陆尧风一本正经,“我们虽然是夫妻,但是夫妻双方也要尊重对方的隐私不是吗?”

“你敢用你的眼神侮辱我,我敢保证我能把你告上法庭。”

陆尧风感觉气息不稳,随时都会被打倒。

黎棠闻言,顿时萎靡,“告上法庭之后呢?你是不是想……”离婚?

她不敢问,只好帮他把门关上。

她气呼呼地靠在浴室门上,陆尧风大坏蛋,财迷油盐不进。

她暗暗对自己说:今天的陆尧风高高在上,她总有一天要让他高攀不起。

黎棠回到床上躺着,她以为睡不着,可是的没一下,她便敌不过瞌睡虫的召唤。

与此同时,陆尧风仔细听着浴室门外的声音,确定黎棠没守着,他才用毛巾捂着自己出去。

惊心动魄的一个洗澡,总算结束。

他陆尧风什么时候这么落魄过?

换好衣服,陆尧风回到病床边,看到黎棠已经睡着,眼角滴着未干涸的泪花,是因为他哭了吗?

他顿时很失落,靠在床沿,出奇地把她的手握着。

很无奈。

翌日,黎棠醒来,发现陆尧风没在,她的心跟丢了一块一样,迷茫的眼睛四处寻找。

鞋子也没顾着穿,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在病房的每个角落里搜索他的身影。

“你……你起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黎棠抿着唇,脸上透着不满。

自己一个人起床,打扮得衣冠楚楚,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系领带。

他知不知道,当一眼没看到他的时候,她多难受。

黎棠靠在他宽厚坚硬的后背上,眼里闪着莹莹的水光,“下次别吓我了。”

她不经吓的。

陆尧风本不想叫醒她,不过既然她醒了,他动了动唇:“收拾一下,你爸爸准备要来。”

“他来干什么?”

昨晚想打她,今天又来,怕是没那么简单吧。

说好的对她愧疚,全都是假的,在他眼里,她横竖是比不过季晨的。

也好,她早就不期待了。

黎棠吸了吸鼻子,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她这才发现,洁癖的陆尧风,昨晚没把她赶下床,真是谢天谢地。

不过现在没是高兴,她必须要尽快解决季家的问题。

陆尧风仔细观察她,黎棠好奇地摸了摸头发,“我有问题吗?”是不是要跟她秋后算账?

昨晚她太困了,没来得及洗澡。

陆尧风冷着脸,故意留着两根诱人的刘海干什么?他没眼看,直接过去帮她别在耳朵后面,不言不语。

黎棠很乖巧,“下次我会注意的。”

陆尧风又看了她一眼,裙子在膝盖上方,有点短。

每次看她,她的身上总有一千处地方让他感到不爽。

陆尧风打了电话,何安随即推开门,让季海东过来。

季海东脸色很不好,酝酿了怒意,他一来便直接声明:“女婿,你要忙尽管去忙,我今天来是专程找黎棠的。”

他不想陆尧风插手。

昨晚酒吧的事情,他亲自调查过了,打心眼里认为季晨不会做出违法犯罪的事情,更何况猫的事情才刚过去,他料定了是那几个纨绔子弟找垫背的,故意把季晨当做主谋。

他万万没想到,想置季晨于死地的人是黎棠,她的口供在说,是季晨主使的。

这些年他已经尽力弥补她了,没想到她还是这样。

他很心碎,既然横竖都要舍弃一个女儿,他不介意舍弃黎棠,一个为了外人连姐妹之情都不顾的女儿,要她有什么用?

可陆尧风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而是抱着手坐在病床上,似乎对他们很感兴趣。

季海东赔笑:“女婿,我跟黎棠有话要说,要不我跟她换个地方,以免打扰你休息。”

“就在这里,我倒是好奇季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要跟我妻子说。”

“我……”季海东语塞。

陆尧风慢慢走到季海东身边,他身材高大,在季海东面前形成了压迫的气势,咄咄逼人地问:“不是有话要说吗?怎么在我面前不说了?”

猛地,陆尧风加大了声音分贝,带着凛凛的气势:“说!”

季海东吓得身体一缩,瞬间呆滞。

“既然没什么好说的话,那就请季总离开,毕竟我跟我妻子也是需要时间联络感情的。”

陆尧风强势把黎棠搂过来,他这才发现,她的肩膀如此瘦削。

也是,她没跟季家一个姓,估计是因为恨吧。

黎棠很感激陆尧风站出来,她忍住眼底感动的泪花,双手环抱住他的腰,轻轻松松地说:“尧风,你昨晚受伤了,这口气我还没出完,你看着就行,我会给你报仇。”

她咬重了“报仇”两个字。

她绝不会让季晨逍遥法外。

季海东一听这意有所指的话,立刻炸了,“棠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黎棠干干地笑笑,“自然是爸爸想的那样,季晨,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是罪魁祸首,相信昨晚爸爸也调查了,应该一清二楚,就不用我多说了。”

想找她算账?她还真真正找季晨算账呢。

“怎么可能?晨晨在医院,她昨晚也受伤了。”而且是被那几个纨绔子弟侮辱,季海东凭季家如今的实力,也是不敢惹他们。

“哦,那照爸爸的意思,受伤就不用受到法律的制裁了?”黎棠不满地质问。

说到底,季晨是自作自受,心里要是没那些花花肠子,怎么会害人害己?

幸好陆尧风为她挺身而出,要不然躺在医院里的人是她!

又或者,季海东对她的愧疚只是表面上说说而已。

她苦笑,却无比坚定地对上了他的眸子,誓死不让步。

季海东怒气冲到脸上,咬牙切齿,“黎棠,你知不知道季晨是跟你流着一样血液的妹妹?她已经够悲惨了,无中生有的事情,你怎么能随便嫁祸给她?”

一家人,关起门来有话好好说,哪里跟黎棠这般,语气里处处透着火药味。

他才是她正儿八经的老子。

黎棠抓住了重点,理直气壮地问:“所以,你没有去调查,而是相信季晨的一派胡言?难怪啊难怪,这些年季家一天不如一天。”

“你……”

季海东是自负的,当年白手起家,他最自豪的就是一手创办了季家的公司。

可黎棠揪着这点不放。

一口怒气从胸膛窜到了喉咙,火气喷薄而出,季海东怒了,“在你眼里,我还是不是你爸爸?”

“你要是我爸爸,你就该把今晚的事情调查清楚,受伤的不仅仅是你那个宝贝女儿,还有我这个不受宠的女儿!”

别因为她不受宠,就不把她当人看了。

她也会生气,也会怨恨。

黎棠不想陆尧风看笑话,她也想关起门来解决,不过这事让她太生气了,她索性漫不经心地说:“反正一切交给法律去判决,爸爸,你女婿因为你那个宝贝女儿受伤了,需要休息,你走吧,别在这里影响病人休息。”

季海东一肚子气,他太窝囊了。

他尝试着好脾气,艰涩地笑着,“棠棠,我刚刚太激动了,我确实是找你有话要说,季晨那边……”

“不好意思,你女婿需要休息,你女儿我昨晚惊吓过度,也需要休息。”

话不投机半句多,黎棠一句话都不想跟他说。

季海东看了窗外讽刺的阳光,唉声叹气。

刚走出病房,季晨拖着残破的身体跑过来,抓着季海东的手,急不可耐地追问:“爸爸,怎么样了,黎棠肯不肯收回口供?”

她象征性地说好话安慰自己:“爸爸你出马肯定没问题的,黎棠肯改口,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她这个姐姐的。”

“晨晨……”季海东艰难地咬出这两个字,他很没用。

看到季海东失魂落魄的脸色,季晨懂了,原来连季海东出马都没有用,黎棠铁了心要跟她作对。

季晨怒瞪双眼,破口大骂:“她算个什么东西?以为嫁给尧风哥就能鸡犬升天了?跟跟我作对,总有一天,我会让她尸骨无存。”

她恨不得把脑袋里所有难听的骂人字眼全都说个够。

“黎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

黎棠已经不是第一次被骂,早已习惯。

陆尧风似乎很不解,盯着她波澜不惊的脸,被骂,她一点都不在意?

“心疼我了?”

“……”陆尧风撇过脸,不再看她,而是看外面的风景。

黎棠哭唧唧的,很委屈,“我这么脆弱,你关心我一下都不行吗?”

她也会伤心,只是她不说,很早以前,她就知道,抱怨是没用的。

她苦笑,陆尧风为什么不承认关心她一点?起码让她光明正大地感受这一点点温暖。

陆尧风冷睇她,脸色很苍白,但看不出有真正脆弱的样子,他反问:“你脆弱?”

黎棠走过来,靠在他的身上,“我当然脆弱了,但我知道脆弱没用。”

她双手环住他,声音变成了渴求:“能不能别推开我,让我靠一会儿好吗?就一会儿!”

他们明明是夫妻,可她却如此卑微,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感化这座冰山。

眼泪簌簌而下,她管不住自己,自从高中出车祸恢复记忆回到季家,她以为眼泪跟她彻底绝缘了,可没有想到,遇到陆尧风之后,她还是哭了。

“你……”她哭了,真的。

黎棠打断他:“你别问,什么都不要问,让我安安静静地靠一会儿。”

陆尧风身体瞬间变得僵硬。

他以为她要哭个天昏地暗,可没想到,这还没几分钟,她已经停住眼泪,松开他,又开始对他笑脸盈盈了,只是通红的眼眶出卖了她。

她眨眨眼睛,挺不自在的吹了口气,“哭起来好难看。”

“小花猫。”陆尧风补刀。

黎棠灵光一闪,像是想到了什么,急急说:“尧风,你是不是觉得猫很可爱?能不能放了叮叮,它被关在笼子里怪可怜的。”

“……”又是那只可恶的猫,想得美。

她可怜巴巴的,“我的猫那么可爱,上次是受了刺激才会扑向我的,放心,它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你毕竟是它的男主人,它知道。”

黎棠早就把照片给叮叮看过了好吗?

陆尧风心里咯噔了一下,男主人,听起来确实不错。

糖衣炮弹啊,他黑着脸回到病床上,拿起一早何安送过来的文件,开始认真审阅。

她跟他说话呢。

黎棠比刚才跟季海东争论还委屈。

距离叮叮回归自由,还遥遥无期。

季晨还在外面骂人,黎棠可以视而不见地在玩手机,但陆尧风却很烦躁,他把文件摔到一边。

黎棠笑嘻嘻地问:“你干嘛不工作了?”

“服了你了。”

陆尧风丢下这莫名其妙的四个字,果断去开门,骂人骂得起劲的季晨,戛然而止,呆滞地看着从病房里走出来的长身玉立的男人。

这里是VIP病房,住的人并不多,这也是她骂了这么久,没人围观的原因。

她顿时泪如雨下,委委屈屈地想要靠近陆尧风,却被她甩开,“你脏!”

两个字,足以击垮季晨。

她指着自己这副鬼样子,咄咄逼人地质问:“尧风哥,你不问问,我变成这样是因为谁?是因为黎棠,她抢占我的位置嫁给你不说,现在还要诬陷我,让我去坐牢,她好一辈子做你的妻子。”

她不甘心。

陆尧风冷眼看着季晨,真是要多丑有多,倒不是说她长得丑,而是由内而外的散发的一种感觉,跟黎棠全然不同。

糟糕,他怎么觉得黎棠越看越好看了?尤其看到她隐忍而坚强的模样,他心疼之余,想做她坚不可摧的靠山。

他的想法很危险,必须及时制止,不能再被她牵着鼻子走了。

陆尧风拨打了一个电话,“喂,警局吗?”

上一篇
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在线 我和肥熟岳销魂
下一篇
黑人强开嫩模又小又紧 11孩岁女精品a片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