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在线 我和肥熟岳销魂

喵喵 2022.09.02

陆尧风知道黎棠在洗手间,而他站在门外,也没有进去的意思。

许鑫跟在他后面,不肯走,好声好气地说:“尧风,我上次不就多看了你老婆几眼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给你赔礼道歉。”

“给我赔礼道歉?”他应该道歉的人都说错了。

“给嫂子!”

许鑫一巴掌轻拍在脸上,事实证明,招谁惹谁都不能惹上陆尧风,不然后果很严重,死相很难看。

许鑫圆溜溜的眼珠子朝着病房中四处看了下,很好奇,“尧风,不是吧,嫂子没有陪你过来?”

或者说黎棠受伤了?要是受伤了就完蛋了。

他使劲瞪着许维。

上次他不过是看了黎棠一眼,就被陆尧风记恨到现在,要是今晚她再受伤……

后果是灭顶的。

他皮笑肉不笑,一巴掌打在了许维头上,还不是许维有眼不识泰山,这小崽子大晚上把他吵醒,打扰了他的清梦不说,还得给他收烂摊子。

许鑫心里那个恨啊。

他弱弱的,不敢抬头看他,只想降低他的存在感。

他怯懦地主动上前,敲了敲门,很狗腿地说:“尧风,你是不是要上厕所?行,我亲自做你的开门小弟,希望你饶过我跟我的堂弟。”

门被锁了?许鑫用力,门还是打不开,奇了怪了,他嘀咕着:“我撞门。”

陆尧风瞪了他一眼,“二货,滚!”

“那我堂弟……”

“死罪能免,活罪难逃,给那位服务员弥补损失。”想到黎棠为了一个服务员差点连命都不要了,他气得半死。

许鑫得了便宜更加卖力表现,“尧风,你人真好,今天我无论如何都会帮你打开这扇门。”

“不需要!”

帮陆尧风举着吊瓶的苏凛好几次想要笑出声来,许鑫真是太二了。

陆尧风这意思还表现得不够明显吗?人家分明是不想让他留下来,嫌弃他碍事,不想让他见到黎棠。

这闷.骚劲儿,苏凛不得不服,说对黎棠没感觉,新婚之夜特意出去喝酒,恐怕是障眼法。

许鑫智商掉线,抓耳挠腮,很费解,“要不然我帮你转院,这么好的病房居然厕所是坏的,匪夷所思,这种医院也不值得住。”

苏凛怒瞪,关他家医院什么事?

苏凛把吊瓶递给许维,然后拎着许鑫的脖子,快步把他拖到门口,下了逐客令:“尧风和我都不欢迎你进来这个医院。”

许鑫莫名其妙,他只不过是赔罪而已,招谁惹谁了?

越想越糊涂了。

没到一分钟,许维也被轰出去了,难兄难弟在病房门外,很快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他们都恍然大悟。

原来厕所里面有女人,这女人是陆尧风在乎的,除了黎棠还能是谁?

千不该万不该没眼色的,他摸着自己的手,庆幸自己没有继续敲门和撞门,要不然他准保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黎棠一出来,苏凛主动说有事要忙,把吊瓶递给她,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后,便马上溜之大吉。

黎棠拍着心口,很庆幸,“幸好我把门反锁了。”

要不然被他们冲进去,她肯定会尴尬到无地自容。

陆尧风很没好气,“他们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你不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结婚吗?我这是为你着想,万一他们见到我,你又得花时间遮遮掩掩。”到时候难堪的人是她。

毕竟她不想听到陆尧风说出的任何一个跟她撇清关系的字眼。

她要摆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样子,理解他,爱护他。

想想,她都要被自己感动到了。

陆尧风敲了她的脑袋,“上这么久的厕所,傻了?”

之前还千方百计出现在他的聚会上,当着那么多兄弟的面亲他,现在却设身处地说考虑他的感受?

鬼都不相信。

黎棠回了他一句:“确实我在里面待得够久。”

“你的意思是怪我了?”

“不是,我还得多谢你呢,要不是你,我能这么快出来?”她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叮嘱着:“你生病了好好休息。”

把他扶着躺在床上,帮他挂好了吊瓶,黎棠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片血迹,想回去换个衣服,可连静恩发了信息过来。

她拿起包。

陆尧风心里咯噔了一下,她要走?

也不想想他是因为谁受伤的。

黎棠知道很为难,不过要尽快去解决季晨和连静恩的事,她接到了通知,要和连静恩去警局录口供。

“尧风,不好意思啊,我先出去一趟,等会儿我忙完了再过来。”

“你似乎忘记是谁救你了。”

过河拆桥吗?她好大的胆子。

黎棠看看手机里的短信,主动递给他,顺便亲了他一下,“放心,我是去录口供,把当时的事情描述清楚,为你报仇。”

猝不及防被亲了下,陆尧风呆滞,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他看着黎棠红着脸飞快离开,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他的脸颊上。

温热温热的,是属于她的温度。

他的脑袋快要疯掉。

陆尧风拿出手机,给助理何安,“今天晚上的纨绔子弟,一个都别放过,对了,你还在医院,去送她。”

何安吃了一惊,送谁?

“愣着干什么?她刚刚下楼了。”

陆尧风也只是为报仇添砖加瓦而已。

但他的动作出卖了他,他时刻握着手机,在等着何安汇报黎棠的消息,心中到底是惦记她的。

黎棠匆匆来到医院楼下,左等右等都没有车,好不容易等到一辆车,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抢先一步,她看着手机上跳动的时间,有点着急。

“怎么还没有车?”

滴滴!

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她默默地退到一边,不挡别人的道。

驾驶座的何安摇下车窗,“太太,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陆总的助理,今天见过面的。”

“哦。”

“太太,你要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大晚上不好打车。”何安昧着良心说谎,明明是陆尧风吩咐的,可他要装出偶遇的样子。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演得不好,能不能保住饭碗还是个问题。

黎棠没有纠结什么,直接上车后便给了何安一个地址,“谢谢,以后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

“太太,你别客气。”

何安愕然,黎棠还真没往陆尧风身上想,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并没有那么好。

可怜的陆尧风,难怪做好事都得偷偷摸摸的,心塞。

车子开到警局,黎棠让何安先行离开,她抬头望了一眼,便潇洒地走了进去。

连静恩已经到了,她们不加渲染地说明了今晚发生的事。

警员听后,若有所思地看着黎棠,感到不可思议,“你赤手空拳,居然能打他们这么多个?”

他们男人都未必能办到,可敬可敬!

“自救罢了。”

若是不自救,受欺负的就是她们。

录完口供后,黎棠和连静恩去看了那几个纨绔子弟。

拘留室内,金链男和其他几个兄弟全都唯唯诺诺的,谁都不敢吭声,他们的父母也来了,苦口婆心地劝着他们:“宝贝,有我们在,你们有话尽管说,别藏着掖着。”

身为海市有头有脸的人,这些土豪财主们才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儿子受委屈。

玩玩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金链男的父亲龙杰,指着儿子龙星,见他畏畏缩缩地看向门外的两个女人,心里别提多气了。

“儿子,是不是这两个女人故意诱惑你们的?说实话!”

只要他说是,作为父亲的他,会想方设法找门路给他们洗清犯罪事实。

龙星皮青脸肿,不敢说话。

龙杰一口黄牙咬紧,忍不住一巴掌敲打在儿子的脑门上,“养你二十几年,连一句话都不会说了?你知道你不说就是承认,要坐牢的。”

龙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脖子上的金链子响起了脆生生的声音,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爸,你别问了,是我自作自受,让我去坐牢吧。”

以免牵连到家里,一无所有,他还指望着出狱之后还能坐享荣华富贵。

“窝囊废,连个女人都怕,我龙杰没有你这种儿子。”

龙杰又问了其他几个公子哥,嘴巴都跟封住一样,死活敲不开,其他家长也都是无可奈何,简直见鬼了。

黎棠很满意,看来陆尧风在这座城市的影响力不容小觑。

幸好他们的婚姻没有公布,要不然她生活的点点滴滴,在有心人的八卦下,肯定无所遁形。

她只想他们两个人稳稳当当地发展。

不过,解决这几个公子哥儿还不行,黎棠的真正目标是季晨,想偷偷摸摸去国外躲避罪责,想得美。

黎棠弯了弯嘴角,笑容极其魅惑和危险,“龙星,你说说是谁指使你的?”

龙星知道黎棠是陆尧风的女人,而且季晨是故意玩弄他们几个,他索性一口气说出了真相。

“是季晨指使我们玩弄你们的。”

“对对对,我们有眼不识泰山。”

黎棠转向警员:“拜托了,希望警方明察秋毫,把应该受到惩罚的人惩处。”

得来不费吹灰之力,比想象中的容易,全都是因为陆尧风。

她想,她更加喜欢他了。

黎棠和连静恩走出警局,连静恩心情忐忑,抓着她的手,不安地问:“季晨好说歹说也是你的妹妹,会不会这样做不好?”

身上流着一样的血,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外人,她们两姐妹也不会闹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黎棠凄然一笑,似乎在说一件跟她无关的事,很淡然。

“静恩,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跟季晨是你死我活的关系,这次她摆明了想杀我。”

抓连静恩的目的,便是为了抓到她,好让那些纨绔子弟玷污她,顺利把她扫地出门。

这一招,不仅仅爽了纨绔子弟,让他们欠了季晨人情,而且也可以用这个理由,让陆尧风把她扫地出门。

黎棠有些后怕,还好,陆尧风出现了。

连静恩到底是过意不去的,“我听我妈说你给了她钱,黎棠,真是不好意思,我以后会好好报答你的。”

她拿起手机,左顾右盼,一辆车开到警局面前,吴明昊摇下车窗,冲着她们扬起了和煦的笑容。

“上车。”

黎棠脚上跟钉了钉子一样,她尴尬地别开脸,拉着连静恩,懊恼不已,“你怎么把他叫过来了?”

“吴明昊喜欢你,我知道,我觉得你们俩很般配。”

“开玩笑,我结婚了。”

“谁说结婚后不能遇到真爱的?更何况,季家和陆家是联姻,难道说你喜欢陆尧风?”

黎棠正想肯定地告诉她,可温润如玉的吴明昊已经来到她的面前,炽烈的眼神里只有她,声音很兴奋:

“黎棠,好久不见。”

黎棠僵硬地笑着,“自从你出国进修之后,的确是好久没见了。”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嗯?”

吴明昊顺其自然地拉起了她的手,亲自去开了副驾驶的门,黎棠杵着不肯动,表情很丰富,准确来说,是很纠结。

连静恩干脆伸出援手,把黎棠推进去,“这么晚了,你难道想一个人回家,我可不干,今晚我们都被吓坏了。”

可黎棠真的想一个人回家啊!

这要是被陆尧风知道,他们之间估计又会冷战了。

想到他的脸色,她的气势顿时萎靡了下来。

做人好难。

不远处的何安看到这一幕,急得团团转,慌乱之下,只好飞快地拍了张照片给陆尧风发过去,然后赶紧开车跟着。

陆尧风的电话说时迟,那时快,非常迅速地打过来,开口便醋意满满地问:“那个男人是谁?”

何安发愣,从天而降的男人,他哪里知道是谁啊。

他安抚着:“陆少,您别着急,应该算是朋友吧。”

“朋友之间还牵手?”

陆尧风瞪着刺眼的照片,上个车还需要牵手,他们的关系,的确是非同一般。

该死的黎棠,总有一百种方式气死他。

何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等他的发落。

“跟着他们,我很快打电话给她,你送她到医院,你要是接不到她,你明天滚出公司。”

“我一定接到。”何安拼死也要做到,他不想失业。

-

黎棠心神不宁,握着手机,想着理由下车,但吴明昊一句话把她搪塞住:“今晚闹了一晚上,你们俩应该饿了吧,我们好久没见面了,一起吃个宵夜?”

黎棠猛地摇头,婉拒道:“我今晚吃了很多,不用吃夜宵了,我还有事。”

连静恩打断她:“你能有什么事?就去吃夜宵好不好?我饿了。”

连静恩为了报答黎棠,只想助攻他们在一起,虽然今晚陆尧风表现很好,可是在她的心里,黎棠和吴明昊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豪门水深,出现了多少惨烈的例子,她不想黎棠跳入火坑。

黎棠欲言又止,算了,等到吃宵夜的时候再一次性挑明吧。

她拿出手机,发现电量不足,她匆匆忙忙编辑了一条信息,可是在还没发送出去时,手机已经华丽丽地关机了。

天要亡我!

关键时刻掉链子,她服了自己。

黎棠拍着心口安慰自己,吃个夜宵不用花很长时间的,而且还能顺便给陆尧风打包,将功折过。

行,就去吃夜宵吧。

吴明昊是土生土长的海市人,对散落在大街小巷好吃的,全都一清二楚,以前他也总带她们俩出来吃饭。

在黎棠看来,吴明昊是个好人,暖男,但他的付出,却让她很负担。

她叹了口气,看着在前面带路吴明昊。

他们来到本市一家老字号宵夜店,吴明昊行云流水地点了很多菜色,全都是黎棠喜欢的。

连静恩握着手指,感到心塞,再一次证明他们才是男才女貌的一对。

她看了看手机,故意装作有人找她的样子,站起来借口说:“不好意思,我妈找我有事,我得先回家一趟。”

“要不要送你?”

吴明昊很温暖,对每个人都很好,尽管他想跟黎棠独处,但这么晚了,也不放心让连静恩一个人回去。

他跟黎棠,来日方长。

连静恩眼里泛着泪花,狠命摇头,“不用了,我叫个车就好,你们好好吃宵夜。”

走出店子,连静恩用力擦拭着眼角的泪花。

她在妄想什么?吴明昊之所以对她这么好,还不是因为她认识黎棠。

该死心了。

可她放不下,她是真心喜欢吴明昊的,心里煎熬得无以复加,她用力深呼吸,就让这段暗恋随风飘散吧。

宵夜店里,少了连静恩,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得很尴尬。

黎棠接过吴明昊递过来的饮料,支支吾吾地低着头,“学长,其实我不饿,我去打个包,等下……”要走。

“黎棠,连跟我坐在一起吃顿宵夜都不愿意?”

“我不是……”

“吃完宵夜吧,花不了你多长时间的。”

吴明昊苦涩地挤出笑容,喜欢一个人这么艰难,尤其是柴米油盐不进的女人,但他就是心疼她,就是想给她温暖。

黎棠没什么胃口,今晚吓得不轻,解决完事情之后,她脑海里想的全都是陆尧风。

一碗混沌吃了几个,她用勺子搅拌着汤汁,再也吃下去了。

服务员已经帮她打包好了,她果断放下勺子,拿起打包盒,很抱歉,“学长,我要回去给人送饭。”

想快点见到陆尧风,他为她受伤,也没有通知陆家的人,她怕他一个人在医院里很孤单。

吴明昊盯着黎棠手中的打包盒,惊讶不已。

“学长,我已经嫁人了,我丈夫这么晚见我没回去,他会不高兴的,你慢点吃吧。”

“怎么回事?”

吴明昊已经尽可能快速完成在国外的进修,为的就是早点回来给她一个惊喜,光明正大地跟她表白,追求她。

可老天像是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

他身体的力气被抽空,想不通,为什么会这么戏剧。

黎棠结婚了,和谁结婚了?吴明昊摇着头,为什么他没有听到一点消息?

连静恩也没有告诉他,他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忽然一下子被给了当头一棒的感觉,痛彻心扉。

黎棠笑笑,“当然是我愿意才结婚的啊,学长,时间真的不早了。”

意思是,她真的不能再逗留了。

“我送你回去,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没有什么不安全的,你忘记了吗?今晚我一个人单挑那么多纨绔子弟,他们一个个还不是被我打得趴下。”

想起那壮观的一幕,人被逼到了绝境,确实能力会超乎自己想象,谁能说她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强悍的自己呢?

“真的结婚了?”

吴明昊很难受地想要确认,声音夹带着不甘和哽咽,迟了一步,他就迟了一步,也许之前不去国外进修,他们之间不会走到这一步。

黎棠乖乖点头。

“学长,我相信你一定能找到你的幸福的,加油。”

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她也要加油,早日能得到陆尧风的心。

想起那个臭男人,跟铜墙铁壁一样,找不到突破口,她揪心极了,还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让他爱上她。

吴明昊做好了心理建设,送她到路口。

没有什么出租车,黎棠有点焦躁,一辆熟悉的车停在她身边,何安嬉皮笑脸地摇下车窗,“太太,我来接你了。”

不仅仅是他来了,而且陆尧风也来了,只不过放下了黑色车窗玻璃,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罢了。

黎棠进了后座,对吴明昊挥挥手,“学长,谢谢你,一定要幸福。”

她笑着进了车里,陆尧风还不错,还知道派车来接她。

等等,陆尧风怎么会知道她在这里?

糟糕!

黎棠如临大敌,拍着座椅,正想问何安,车后座发出动静,她整个人呆滞。

后座还有另外一个人,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你……你怎么出院了?”

陆尧风很傲娇地侧头,“还不是何安说没接到你。”

驾驶座的何安心里苦,他是背锅侠。

“给你打电话也不接,何安联系我,我怕爷爷闹我,亲自跟何安来找你。”陆尧风解释得一清二楚,才不会说他因为担心她,也因为害怕她跟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才特意跟何安在这里会和,等她的。

黎棠主动拿出手机,摊开给他看,“尧风,对不起啊,手机没电了。”

“你这是什么破手机?”

陆尧风不由分说抢了过去,随意拨弄了一下,还真是没电了,难怪打不通。

他不爽地把手机丢给她,黎棠乖巧地保证:“以后我一定时时刻刻充好电,绝不会发生没电的情况,让你担心。”

这丫头……

“谁说我担心了?”陆尧风嘴硬。

黎棠嫣然一笑,“我知道是爷爷让你担心我。”

她跟吴明昊也没吃多久宵夜呀,陆尧风就来了,不费点心思找她,怎么会那么快?

“牙尖嘴利。”

一路到医院的路上,他们没在说话,而是靠着车休息,今天一晚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都累了。

两人不知不觉靠在了一起,彼此依偎着。

在开车何安趁着红灯,偷偷摸摸地拿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以备不时之需。

身为一个旁观者,他又对他们的感情有了信心,他相信,以后他们会感激他的举动。

“咔嚓!”

何安看着照片,男才女貌,真好看。

忽然有人拍了拍驾驶座椅子,何安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他被抓到了,完蛋!

上一篇
女生越哭男生要的越狠 疯狂做爰小说细节描写
下一篇
夜场女的为什么要垫护垫 印度性bbbbbxxxxx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