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越哭男生要的越狠 疯狂做爰小说细节描写

喵喵 2022.09.02

黎棠仔细一想,便能猜到,季晨这是摆明了给她挖坑,想让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跟这位妹妹,打一出生,便水火不容,这辈子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这一趟不知道能不能平安归来,黎棠意识到这不是逞强的时候,她偷偷发了信息给陆尧风,发送成功后,便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

这是她答应过张姨的,会护连静恩周全。

几个男人正在捉弄连静恩,她身上的服务员衣服很凌乱,满脸都是抵抗之色。

“放开我,我不是出来卖的,我只是服务员。”

一个戴着金链子的男人拖着连静恩的下巴,轻蔑地哼着声:“小妞,不就是要钱吗?瞧你长得还挺清纯的,乖乖跟了我们几个,以后哥们会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连静恩一直摇头。

黎棠没眼看,这些男人都是海市的纨绔子弟,整天无所事事,挥霍家财,玩弄女人,如果她不出现,季晨这招摆明了要废掉连静恩。

季晨的生活很糜乱,她是知道的,但没想到,她会主动把祸水引到连静恩身上。

黎棠一巴掌拍在门上,冷漠地开口:“放开她。”

正在和连静恩纠缠的几个男人都一停,纷纷看向黎棠。

赤果果的目光,闪着精光,他们盯着黎棠美艳的身姿,口水横流,手也缓缓松开了连静恩,都在往黎棠的方向靠近。

金链男托腮,肆无忌惮地打量黎棠,“哟,你长得更不错,今晚我们真有福气,想要我们放了她也行,你顶上。”

这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先放了她,有话我们好好说。”

黎棠说完,过去扶起连静恩,偷偷知会她:“待会儿你找机会跑出去,别来管我。”

“不行,黎棠,你为什么来了?你快点回去。”

连静恩知道黎棠是吴明昊喜欢的人,她深爱吴明昊,如果黎棠因为她发生了什么,她自己和吴明昊都不会原谅她。

她推搡着黎棠,想让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别管我。”

是她咎由自取,明知道这种地方不安全,可还是得过且过地每天过来兼职,想补贴家用。

“你走,要不然我们两个人都走不了。”黎棠摸摸她的头,“对不起,这次因为我连累你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补偿你。”

金链男奸笑,上下左右打量两个女孩子,全都留下最好,常常不同风味。

黎棠对着他们喝道:“你们给我放尊重点,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陆尧风的妻子!”

……

季晨悄悄离开,才不愿意看她们姐妹情深,也不想听到黎棠说出仗着陆尧风的话。

这些纨绔子弟不会相信,对,谁都不知道陆尧风娶的人长什么样。

辣眼睛。

走出酒吧,她得意洋洋地回头看,念着:“黎棠你终于栽在我手上了,今晚过后,你就是一个脏女人,你别想配得上陆尧风,哈哈哈!”

疯狂的笑声让过往的行人都不由得多看了她几眼。

她无比嘚瑟:“是不是我长得很美?”

行人心里妈卖批,这鬼样子,美个头。

“为什么她配不上?”

这个声音是……季晨嘚瑟的表情僵住,吓得胆儿都破了,呆滞地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陆尧风,她僵僵地笑着,“尧风哥,我是说我配不上。”

“的确。”陆尧风冷睇了她一眼,虽然说两家促成婚事,可如果是季晨,他肯定拒婚。

“……”

“她呢?”

陆尧风直挺挺的目光,让季晨不自觉地闪躲,这眼神太有杀伤力了,她害怕会控制不住自己说出真相。

不行,再等等,黎棠和连静恩马上会被那几个纨绔子弟办了,到时候黎棠只有被扫地出门的份儿。

她咬紧嘴巴,摇摇头,什么都不肯说。

“不肯说?行,跟我一家家搜!”

陆尧风心中的不安在加剧,黎棠发信息给他求救,证明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季晨杵着,妄想能拖一点时间是一点,反正马上黎棠就不是干净的女人了,她要苟住。

她俏生生地仰头望着陆尧风,“尧风哥,我明天就出国学习了,今晚我们喝一杯吧。”

进酒吧,当然要喝酒,如果发生什么的话,那就更好了。

“我会有那个时间跟你喝酒?说,黎棠在哪里。”

季晨装疯卖傻,“我怎么知道?尧风哥,我们姐妹关系本来就不好,她去哪里不关我的事,我也没义务去找她,更何况,尧风哥,我悄悄跟你说,黎棠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她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还好意思说别人?

若不是因为黎棠,陆尧风一句话都不想跟季晨说。

他蛮横地拖着她,进了酒吧,酒吧老板亲自出来候着,汗涔涔地问:“陆少,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陆尧风用面无表情掩饰焦急,“找人。”

陆尧风和季晨在前面走,老板和几个人在后面跟着,一间一间的包厢门被打开。

都没有黎棠。

快到最后一间了,陆尧风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如果这个包厢没有她怎么办?被人转移了怎么办?

他无法想象。

当手碰到了门上,他却没有勇气推开。

酒吧老板唯唯诺诺地上前,壮着胆子主动把门打开,他知道这个包厢里面的都是海市的一些纨绔子弟,不过比起陆尧风,他必须要有所取舍。

包厢内,黎棠正在狠狠踹人,一个个被她打得趴下,哭天喊地。

“别打了。”

“你管我打不打,我今天打的就是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招惹老娘,谁给你们借的胆子。”

黎棠忍着脚痛,无比豪迈。

还以为她是好欺负的?想威胁她,没门,这么多年的拳脚功夫,不是白练的,今天她就为他们的父母好好教训他们。

听到推开门的声音,黎棠愣了下,大金链趁着这个时候,饱含怒意,抄起桌子。

他从出生到现在顺风顺水,爸爸宠着,妈妈爱着,从来没有一个敢打他。

可今天,他却被一个臭女人教训,传出去,他在海市怎么混?

他在海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人,他丢不起。

况且臭女人还说她是陆尧风的妻子,怎么可能?说谎话也不打草稿,打晕她之后,他一定虐待她,让她知道谁才是爸爸。

黎棠丝毫不知道金链男在想什么,眼睛都被门口站着的陆尧风的吸引,殊不知这会儿桌子被举在她头顶上方。

陆尧风来了,他看到了她发的求救信息,专程过来为她伸出援手了。

黎棠心里跟喝了蜜糖一样,雀跃不已,眼前的这些纨绔子弟她不放在心上,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去抱一抱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

为只有他,才能带给她真正的温暖。

“你怎么来了?”

她的声音在颤抖,透着感动,她发现陆尧风身后的人很多,此时目光呆滞,陆尧风也在冲着她的方向快速跑来。

她一头雾水,当回过头来,发现金链男高举着桌子,离她的脑袋只有一点点的距离。

金链男满脸都是愤怒和嘲讽,带着志在必得的决心,发誓要教训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你等着,我让你看看谁才是老大,敢打我,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不要——”

黎棠不想死,她的泪水顿时模糊了双眼,太近了,她无法逃开,只好闭着眼睛,似乎就能忘记眼前的恐惧。

桌子没有预想中的砸在她的身上,黎棠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周围人在骚动,金链男在跳脚,在咒骂。

“没事了。”

陆尧风声音气息很弱。

黎棠猛地睁开眼睛,发现陆尧风微微靠着他,而他头上渗出了触目惊心的鲜血,顺着他的后脑勺,滴落在他的脖子上,再往下,蔓延到白色的衬衫,勾起了一道妖艳的红色。

她惊呆了,心口仿佛窒息了般,她抱住他,泪如泉涌。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用他矜贵的身躯去帮她挡住危险。

“傻瓜。”陆尧风丢下两个字。

金链男骂得气喘吁吁,兴奋地以为教训了黎棠,可冷静下来,仔细一看,发现是陆尧风!

天啊,陆尧风,陆家的少爷,谁都不敢与其叫嚣的陆少爷!

金链男双腿一软,甚至从腿间缓缓流出了晶莹的东西,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朝着脸上甩去。

他眼里含着泪花,不停地求饶:“陆少,你大人有大量,我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饶了我吧。”

陆尧风是什么人?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的家族消失在这个世界,他惹不起。

等等,陆尧风怎么会出现?金链男把眼光移步到紧抱着陆尧风的女人身上,瞳孔瞬间放大,难道是说,她真的是陆尧风的妻子?

天杀的,季晨呢?这个臭女人说陆尧风没女人的。

他活生生被耍了。

陆尧风冷冷地对酒吧老板许维丢下一句:“把他们几个锁着,等下报警。”

许维唯唯诺诺,不停地擦汗,捣蒜般地点头,唯他马首是瞻。

季晨想跟着他们一起走,但还没挪动两步,金链男气急败坏地一手把她无情地揪着,扔在地上,他气势汹汹,眸光中带着嗜血的寒意。

“呵呵,季晨,你口口声声说你是陆尧风的未婚妻,戏耍我们兄弟几个,你好大的胆子!”

最毒妇人心,他们被人利用了。

季晨忍住身上剧烈的痛楚,慢慢挪到角落里,双手警惕地抱着自己,提防着这几头如同饿狼般的男人。

声音没有了之前的底气,而是有商有量:“我也是不知道,你们让我走吧,我一定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金链男满脸鄙夷,示意几个兄弟,一起蜂拥而上,横竖都要被陆尧风教训,那么就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先爽一回。

……

救护车停在酒吧外面,黎棠眼泪大颗大颗地不断滴在陆尧风的脸上,她的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肩膀,颤抖着安慰:“尧风,一定没事的,我们已经上救护车了,很快就到医院。”

他一定要坚持住,要是他有什么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眼睛哭得红肿,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怎么绝望过,她真的害怕。

陆尧风的血流得很多,温热温热的液体,沾湿了她的身上。

她不敢看,却又不得不面对。

“你哭什么?你不是喜欢钱吗?如果我死了,我的财产都是你的。”陆尧风气息微弱地打趣道,心里却很心酸,八成在她心里,他是不是连所谓的钱财都比不上。

黎棠伸出手,想打下来却又马上收回了手。

她咬牙,屏住眼泪,这臭男人,到这个时候还在埋汰她,她没有那么不堪。

“是啊,所以你一定不能死,要不然我肯定会拿着你的财产去养小白脸。”

“你敢!”

陆尧风心情一激动,不停地咳嗽。

黎棠饱含着眼泪,千叮万嘱:“所以你给我好好活着。”

一定要好好活着,他们这辈子,还没完。

陆尧风晕了过去,黎棠斗胆,抽了他一巴掌,在场的护士和医生全都惊呆了,天啊,这个女人是谁,竟然敢打陆少爷?

莫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陆尧风,你给我醒醒,你再不睁开眼睛,我继续打,我的拳头很厉害的,季晨都被我打到了医院。”

“你给我醒醒。”

“陆尧风,你这个坏蛋,王八蛋!”

黎棠把她几乎能想到的骂人词汇全都说了个遍,快到医院时,担架上的男人终于无奈地睁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

“很吵。”

“我就是这么吵,所以你给我好好醒着,不许睡觉。”

电视上很多都是这么拍的,睡过去之后再也醒不来了。

她不想经历这么悲痛的事情,她的只能靠着一点绵薄之力,企图唤醒他,好在老天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她喜极而泣。

亲自送他去手术室,在手术室的门关上之前,她再次霸气地警告:“你给我好好活着。”

陆尧风想遁地,不想说认识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陆尧风的助理处理完事情过来,他叫何安,长得很清秀,肌肉苍劲有力,一看便是练家子。

何安恭恭敬敬地对黎棠颔首:“太太,已经处理好了,今晚的事情绝对不会声张出去。”

“嗯,谢谢。”

陆家要名声,一旦传出这种事情,对陆家百害无一利。

角落里,连静恩蹲着,身体在发抖,黎棠这才注意到,刚刚她的全部心思都集中在陆尧风身上。

她走过去,把手放在她的头上,安慰她说:“没事了,静恩,以后别去那种地方打工了。”以免给人可趁之机。

即便是季晨这次不去主动招惹,但连静恩是清秀佳人,也极有可能引起一些男人的注意。

季晨和那几个纨绔子弟被关在一个包厢,这是她咎由自取。

自作孽不可活。

黎棠发誓,她不会愧疚。

连静恩起来,抱着黎棠,哭着说:“黎棠,你说我为什么那么惨?要是我是千金大小姐,或许就不用忍受那些屈辱了。”

千金大小姐就好?

黎棠觉得连静恩还是太年轻了,无论是谁,都不可能会一帆顺风,如果给她选择,她情愿要一个温暖的家庭,而不是生活斗得在你死活我的季家。

她把手放在她的肩头,安抚着她:“别想太多。”

“我恨季晨,我恨不得杀了她。”连静恩很激动,想报仇。

“她自有天收,况且今晚过后,她也没有什么资本再骄傲了。”

黎棠并不后悔,这是季晨应得的报应。

让人送连静恩回学校,黎棠留在医院,在手术室门外坐立不安。

季海东得到消息,赶忙从家里匆匆赶来,一见到黎棠,便急着追问:“女婿怎么样了?”

“我还不知道。”

季海东唉声叹气,“好端端的,今晚怎么会发生那么多事?你的妹妹刚送来医院,她今晚在酒吧被人……哎,明天说什么,我也得送她到国外了,季晨其实心地善良,只不过……”

“我不想听。”连一声父亲都不想叫他了,自己女儿长什么样,他心里没点数吗?

心地善良,说出来脸不红吗?

黎棠脑袋冒烟,讽刺地道:“爸,我不介意你去调查一下今晚发生的事,如果你不想调查,我可以勉为其难告诉你。”

毕竟一切都是因季晨而起。

“棠棠……”

黎棠哀莫大于心死,冷漠地呵呵道:“这么多年来,我也不指望你关心我,尧风还没醒,他醒来也不愿意见到你,你走吧。”

季海东汗涔涔的,难以置信地打量冰冷没有温度的黎棠。

她们是姐妹,黎棠是姐姐,虽然他愧对她,不过姐姐让着妹妹也是情理之中的。

季海东脸红脖子粗,说了重话:“棠棠,我知道你讨厌我们季家,讨厌季晨,可她毕竟是你的妹妹。”

“妹妹?可是我妈妈没有生我的妹妹啊。”

她从来都没有承认过季晨是她的妹妹。

怒意在胸腔内被点燃。

她不想见到他这个所谓的父亲,一点都不想。

“你的妹妹今晚受了侮辱,送到医院,奄奄一息,难道你连关心都不愿意关心她一下吗?”

黎棠指着心口的位置,无比悲愤,“你怎么不去问问季晨今晚为什么会沦落到这步田地?我送她四个字——咎由自取!”

季海东举起了手。

黎棠凑到他面前,用纤细的手指指了指她的脸蛋,挑衅着:“行,你尽管打啊,打死我,你们一家会过得好很多。”

“无理取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季海东终究没有打下来。

黎棠嫣然一笑,魅惑生姿,“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这样。”

两人争执间,手术室的门悄然被打开,陆尧风微弱地呼唤了一声:“过来。”

黎棠忍住眼里差点汹涌而出的泪花,对季海东说:“我过去了,不送!”

黎棠帮着护士把陆尧风送到病房,看都不看季海东一眼,没错,他们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凉薄。

高级VIP病房,环境好,宽敞又舒适,俨然家里的卧室。

只有消毒水的味道提醒他们这里是医院。

黎棠关上病房的门,悄悄抹了把眼泪,太丑了,她为什么还要因为季家掉眼泪?简直不要太惊悚好吗?她应该早就对这个家没有半点感情了。

她愣愣地站着,脑海中反反复复想起刚才季海东要打下来的那巴掌。

“哭了?”

躺在病床上的陆尧风很虚弱,但心还是不由自主地被黎棠牵引。

他本可以不管她,可刚被推出手术室,看到她强悍的对抗季海东,他心疼了。

黎棠擦擦眼睛,确定没有眼泪后,扬起了如花的笑脸,吐了吐舌,无比霸气,“你看看像我这么霸气的人,怎么可能会哭?”

“不会?我刚才在救护车上,某人的眼泪滴到我的伤口上,很刺痛。”

“那是消毒水,你一定看错了。”

黎棠才不会承认自己哭了,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强者不需要。

陆尧风鄙视地斜了她一眼,“嘴硬。”

黎棠坐下来,不由分说抓着他的手,看到他被绷带绑着的后脑勺,不禁心疼,她低下头,亲了一下他的脸。

“你干什么?”陆尧风警惕地想推开她,她尧干什么?

黎棠不想听,她只知道她想亲他。

她又移到他的唇,准备贴上来,门口传开了咳咳的声音。

苏凛绷着身体,用手指稀疏地捂着眼睛,做出非礼勿视的动作,虽然抱歉却又果断说:“不好意思,护士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会儿,需要进来输液,你们忙完了没有?”

闻言,黎棠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除了窘迫还是窘迫,被人撞到,尴尬极了。

苏凛笑意盎然,“不忙完也没关系,你们做你们的,我们输液不会有什么印象。”

黎棠:“……”怎么感觉苏凛有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她主动避开,飞快地跑到了洗手间,捧了很大一捧水到脸上,热度还没有完全消散。

她看着镜子中脸蛋红扑扑的自己,很无语,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她还那么害羞干什么?

护士扎好针出去,苏凛坐下来,好整以暇地看着一脸菜色的陆尧风,十分好奇,抱着手仔细打量不爽的他。

他很无辜地检讨:“是不是怪我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你可以出去。”

“你真是嘴硬,不过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好在差一点,要不然你真要去鬼门关报道了,你以前一直都很小心的。”

陆尧风也搞不懂,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或许是听从心底的召唤。

他瘪瘪嘴,看到苏凛怡然自得,不禁气愤,“看够了没有?这么闲,我可以考虑跟医院打声招呼,给你加几台手术。”

免得特意来看他笑话。

“尧风,你一点都不可爱,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你。”

关于他的照片,他的微.博,被女人围观,有那么一点风吹草动都被人挖掘到底。

还好这次处理新闻及时,要不然医院早就被花痴女人和八卦记者围得水泄不通了。

陆尧风并不想跟这个阴阳怪气的人说话,反倒是问:“你没告诉其他人吧?”

说时迟那时快,几个人敲了门之后大摇大摆地进来,为首的许鑫贼眉鼠眼的,领着酒吧老板许维来道歉,他笑嘻嘻的,“尧风,酒吧是我堂弟的,请你网开一面。”

陆尧风冷睇一眼,死罪能免,活罪难逃。

不过许鑫,想到上次他的目光……

陆尧风果断挣扎着从病床上爬起来,然后走到了紧闭的洗手间面前,许鑫带领一众人等跟着,陆尧风不爽地回头,“我上厕所你也要跟着,有毛病?”

“不对,你这,怎么生那么大的气?”许鑫一脸莫名其妙,恍然意识过来,陆尧风肯定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

许鑫低着头不停地道歉,“上次我有眼无珠,我错了还不行吗?”

“既然承认错误,就把你的眼睛抠掉吧。”陆尧风看着厌烦。

上一篇
极品欧美人体xxxx 第一次挺进小婷的身体
下一篇
国产在线精品国自产在线 我和肥熟岳销魂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