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欧美人体xxxx 第一次挺进小婷的身体

喵喵 2022.09.02

黎棠勾唇,扔下手中的笔记本,无辜地噘着嘴,“我确实是学金融的啊,不学这方面,以后怎么把我妈的嫁妆拿回来呢。”

“那你怎么毁灭证据?”

舒云恩愕然,别告诉她黎棠有通天的本领。

“我不会,可是朋友会呀,以后再告诉你。”

搞得那么神秘。

接着黎棠把照片传给舒云恩,“找人公布,我要让季晨身败名裂,敢抢我的男人,她找死!”

一天之内,新闻火速上.传,季海东为了处理这次新闻事故,头发都急得花白了。

他气急攻心,坐立不安,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累得气喘吁吁,季晨倒好,一回来就直接锁在房间里不出来,把烂摊子交给他,反观黎棠,嫁给陆尧风之后平平静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铁青着脸,敲了敲门,“季晨,说吧,你为什么会这样?你还要不要面子?”

“爸,给我点时间。”

季晨什么都不想思考,她的照片被暴露在公众,虽然她在国内算不上什么赫赫有名的人物,顶多算是一个笑料,可是在海市,是她的主场,如今人人都看到,她以后走在大街上,估计都被人唾弃。

到底是谁跟她过不去?

她千方百计去寻找监控,可是监控早已被人毁掉了。

问服务员,也愣头愣脑,一头雾水,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她白白栽了。

季海东唉声叹气,是自家的女儿,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爸爸知道我对不起你,不过你好歹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做事之前要考虑后果。”

门砰的一下被打开。

季晨双眼红肿,用手敲打着她的心,“扪心自问,你以为我不想考虑后果?还不都是你,如果你没让黎棠代替我嫁给陆尧风,我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是被逼的。

人在激动的时候,容易丧失理智,季晨只想把这些天的怒气全都一股脑撒出去。

就是怪季海东,如果不是他,她肯定跟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在一起了。

陆尧风是谁?陆家的继承人,放眼国内,没有哪个男人能比得上他,可这么好的机会跟她失之交臂,她能不气吗?

季晨大哭出声,回到床上,趴着,身体一抽一抽的,哭泣声经久不觉。

“晨晨,你姐姐也不容易。”季海东拍拍她的后背,手心手背都是肉。

季晨起身,怒不可遏地瞪着季海东,“那你以为我就容易吗?我也不容易,我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男人,爸爸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等妈妈回来,我要跟她告状。”

“晨晨……”

季海东捏了一把汗,他里外不是人,他几乎能预料到季晨妈妈回来后家里翻天覆地的场面。

季海东说:“昨晚跟你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如果条件合适,你嫁给他。”

这也许是堵住流言的唯一机会,毕竟放眼望去,那档子事在情侣之间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我不要,除了陆尧风之外,我谁都不嫁!”

季晨的脾气很执拗,她认定的人,得不到也想毁掉。

作为男人,季海东知道季晨彻底没有机会了,手机叮咚一声,传来了黎棠的声音。

“爸,妹妹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季海东哭丧着脸,“我也不清楚。”

黎棠一本正经地提出要求:“妹妹这样,爸爸,你能不能以后别让她来我这边了,陆家在乎声誉,我可不想尧风因此受到牵连。”

手机里的声音并不大,可因为是黎棠的声音,季晨竖起耳朵听得一清二楚。

听到这句话,她就炸了。

她抢过手机,义愤填膺,“黎棠,你幸灾乐祸。”

“我们起码是知道羞耻的,妹妹,希望你自重。”

黎棠满意地挂掉电话,相信这下,季晨该消停点,不用三天两头找机会来家里觊觎陆尧风的美色了。

舒云恩送她回家不到两个小时,季晨忽然出现。

这丫头是欠揍。

黎棠没让保安放行,而是亲自到大门,隔着别墅门栏,不爽地问:“季晨,你知道人言可畏是什么意思吗?”

“是不是你?”

季晨左想右想都不对,她被曝光照片,直接受益者是黎棠,她料定跟她脱不了关系。

她以前出门都是备受追捧的,如今她只能偷偷摸摸出门,在大热天穿厚厚的长袖衣服来遮挡,免得被人认出来,被人唾弃。

她想,没有人比她更惨的了。

黎棠挑了挑眉,揪紧眉心,狐疑地问:“你是狗吗?乱咬人?季晨,你再不放尊重点,别怪我不顾及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你以为我想承认你这个姐姐吗?你不配!”

黎棠偷偷按了录像,在出来之前,她已经准备好了。

见黎棠不说话,季晨更加有底气,她冲过来拉开大门,不屑地推了推黎棠,盛气凌人,“你以为你是谁?你根本不配做季家的女儿,你活该被抛弃!”

“你早该死了!”

……

保安听着这恶毒的话,黎棠嫁过来,好歹是陆家的媳妇,陆老爷子也很看重,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只好打了陆尧风的电话。

祈祷陆尧风快点出现。

黎棠站得很挺直,似乎一点都不受影响,反而笑眯眯的。

她关掉了手机录像,掩人耳目地松了松筋骨。

季晨还不爽,又骂着:“你本该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妈一起去死!”

“季晨!”

骂她她可以忍,但是骂她的妈妈,她绝对不能忍。

她一个拳头扔了出去,砸在了季晨的脸上,冲着她的鼻子方向,保安要过来帮忙,她阻止他们,她要自己教训她。

季晨懵了,忘记了疼痛,过了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她指着里黎棠,怒气滔天,不可思议地的质问:“黎棠,你竟然敢打我。”

“我怎么不敢?”黎棠又冲着她的眼睛打了一拳,她的拳头早就痒痒的了。

季晨七窍生烟。

黎棠看着季晨那歪歪扭扭的鼻子,那红肿的眼睛,怎么看都跟跳梁小丑一样,很丑,很滑稽。

“好好回去当你的千金大小姐,别来我家捣乱,再有下次,可不是打你的脸那么简单!”

黎棠潇洒地转身,气急攻心的季晨不由分说跑上来,把黎棠狠狠地摔在地上,她骑在黎棠身上扭打,黎棠自然是不甘示弱,两个人扭打起来。

“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黎棠的动作僵直,是陆尧风回来了,季晨无暇兼顾,只顾着发泄,她一巴掌用力甩在了黎棠的脸上。

响亮的一声,划破长空。

保安打电话给陆尧风时,他刚好离别墅不远,还不是陆老爷子,一听到他在公司,亲自到来把他撵走,美其名让他回家陪媳妇。

黎棠真是害人不浅,这才嫁给他几天,就把陆老爷子哄得服服帖帖的。

接到保安电话,他很好奇,黎棠怎么会被打?她打人还差不多。

可没想到,刚下车便看到黎棠被季晨无情地甩了一巴掌。

“住手!”

陆尧风毫不留情推开了季晨,把黎棠拉起来,头发乱糟糟的,身上沾了灰,跟之前精致的她判若两人,可她这个可怜兮兮的样子,却无比动人。

他一定是疯了,竟然觉得乱七八糟的她很好看。

季晨上头,听不到外面的声音,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让她把黎棠往死里打。

只要打死她,从此她的成功之路再也没有人阻挠她了。

她越想越高兴,依然挥舞着双手,冲着黎棠过来。

“闹够了没有,季小姐!”

这个声音……季晨后知后觉,她手中的动作停滞,呆呆的把目光移到陆尧风身上。

瞬间,她感觉支撑她的天地顷刻间轰然倒塌。

“不,不是的。”季晨指着黎棠,顿时泪如泉涌,哭哭啼啼地为自己辩解,“尧风哥,是她,是她先打我的的。”

“你有证据吗?”

黎棠怒瞪她,抱着陆尧风,可怜兮兮地说:“我的好妹妹不知道为什么,一来就找我兴师问罪,说了很多话,很伤我的心。”

“不,不是!”

季晨暴跳如雷,她指着自己的脸,被黎棠抽了几巴掌,隐隐作痛,“尧风哥,你看看我的脸,被她打成这样,我还手有错吗?”

几个在旁边的保安捂着嘴发笑,这什么脸啊,歪歪扭扭,典型的整容脸。

再对比下黎棠的,被那巴掌打得半张脸红了,但却是货真价实的美丽。

“难道不是你先骂我的吗?”

黎棠拿出手机,响起了刚才季晨大言不惭骂过的话。

黎棠早已习惯,内心没有什么波动。

录音听完,她收掉手机,无辜地眨着大眼睛,“我的好妹妹,你听听,不是你在骂我吗?不信问问保安。”

保安一五一十地把他们听到的全都说了。

“太太确实是被骂了。”

黎棠松开陆尧风,没有求他帮忙,他应该也不屑,他能出现,能不在季晨面前挖苦她,她已经感恩戴德了。

她缓缓走到季晨面前,嘴角扬起了一抹玩味的弧度,刚伸出手,季晨立刻歇斯底里,“尧风哥,我只是骂骂她而已,你看她,敢当着你的面打我。”

陆尧风说:“我的妻子看你不爽,你有意见?”

“尧风哥……”季晨委屈极了。

“以后别随随便便出现在这里,还有——”陆尧风顿了顿,“既然你说棠棠不配做你们季家的女儿,也好,我马上联系你父亲断绝关系。”

季晨支支吾吾不会说话了,“我……”

黎棠很感动,她忍住眼底奔腾的泪花,伸手放在季晨脸上,猛地帮她把鼻子放回原位,好心好意提醒:“下次隆鼻记得找个好的医院,别碰一碰就错位了,很丑呢。”

季晨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脸。

难道刚才……

她已经不能思考,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对,黎棠全都是冲着她这些部位打,糟糕,她做过整形手术的,会不会刚才她好丑?

想想她刚才还指着自己的脸给陆尧风看,她现在已经完全无法正视自己了。

她马上抱头鼠窜。

陆尧风叫住她:“记得你和你的父亲一起过来。”

季晨没有停下。

回到家里,黎棠没有理会身上的痛楚,而是兴致勃勃地揪着陆尧风问:“你心疼我了?”

“没有。”陆尧风断然不会承认。

黎棠无语,“那你叫我爸来干什么?”到时候,季海东肯定拼死也会护着季晨的,叫他来,受气的反倒是她。

“看样子,你也不想做季家的女儿,我这是让你如愿。”

“谁说我不愿意了?我要是拱手相让,以后季家就是季晨的了。”

季家能起来,全都是因为她妈妈的嫁妆,她可不会那么好心离开,把属于她的一切拱手相让。

陆尧风十分不爽,“钱在你眼中那么重要?”

“重要!”

黎棠响亮地回答,没有钱万万不能,不过锦衣玉食的陆尧风是不会明白的。

她不想跟他谈论这个话题了,见他不说话,她赶忙拉着要走的他,急急地询问:“你去哪里?我的脸很疼。”

她死乞白赖地需要照顾。

“不是打人打得很起劲吗?怎么这会儿弱不禁风了?”

“这不是在你面前吗?你是我温暖的港湾,我不在你面前软弱,在谁面前软弱?”

陆尧风是如今在这个世界上跟她最亲密的人。

他下了决心还要走。

黎棠死活抓着他的手不放。

陆尧风服了她,“黎棠,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那么粘人?”

“你现在知道了也好。”

她还自鸣得意了。

陆尧风睇着她的脸,红肿得刺眼,他推开她,“我去给你拿冰袋。”

“原来是这样,你去吧。”黎棠爽快地松开。

“你别以为……”

黎棠眨眨眼睛,很俏皮,“我知道是爷爷叮嘱你照顾我,行,我会照顾你的面子的,男人不善言辞,我也有一些男性朋友,我懂。”

她懂个毛线?

还有男性朋友,怕是关系不清的朋友吧,装,他就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陆尧风从冰箱里勉勉强强地拿出冰袋递给她,“以后记得保护自己,别总是一副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

看着揪心。

黎棠乖巧地点头。

她以为季海东会很快来跟她解释,谁知道等了一天,季海东也没来,夜幕降临,黎棠接到电话。

季海东苦口婆心地说着好话:“棠棠,我已经帮你教训季晨了,她说的话都是假的,你永远都是季家的女儿。”

“我知道,不过爸爸,妹妹说的话很伤人。”

“我会安排她出国,明天出发,她也该被治治了。”

一巴掌换来了季晨暂时不出现在眼前,确实很爽。

黎棠到厨房,亲自泡了一杯咖啡,见佣人在忙着晚饭,她索性说:“你们去休息吧,等会儿我送完咖啡后我亲自下厨。”

佣人震惊,心头第一想到的是他们被辞退了。

黎棠真诚地解释:“我不会辞退你们的,只是让你们先去休息。”

黎棠心满意足地端着咖啡到书房,听到他在打电话,她本想退缩,可转念一想,他们是夫妻,理当没有什么隐瞒才对。

陆尧风几乎是一见到黎棠,便立刻挂掉了电话。

“是不是在跟你小情打电话,见到我就心虚地挂掉?”黎棠笑着,她是故意调侃的。

她打心底里相信陆尧风不是那种人,至少以前不是,可时过境迁,她依然不能忘怀他那位所谓的红颜知己。

她的笑容讪讪的,很僵硬,很苦涩。

陆尧风不买账,语气不善:“我跟谁打电话需要跟你汇报?”

“我查岗也不行?你可别忘记了,我是你妻子。”

说得这么真切,黎棠都信了,他们可是有名无实的妻子。

有点尴尬,黎棠把咖啡递给他,“你从回来到现在,几乎都忙了一天了,先好好休息吧。”

“嗯。”陆尧风低着头继续看文件。

“那我先出去了,不打扰你了。”

黎棠快速去关上门,希望陆尧风喝下她亲自泡的咖啡。

回到厨房,她兴致勃勃地做菜,手上微微有点痛楚,但已经没有昨天那么严重了。

她绑着纱布的手刚伸到水里,一只温润的大手很快阻止她,不解地问:“你干什么?”

“当然是给你做饭了。”

“不需要。”

“我想给你做饭,你先去忙吧,不用理会我,我很快能做好饭的。”黎棠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陆尧风索性站在一边,看她能做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许是因为手伤有所顾忌,黎棠动作很慢,多次穿梭于水槽里。

陆尧风感到很刺眼,多想阻止这一幕,可心里有个声音让他稳住,千万不能再一次受到她的蛊惑。

“尧风!”

“什么?”

快速回答之后,他在内心咒骂了自己一顿,回答得那么快干什么?指不定这个女人还以为他很关心她呢。

黎棠知道他在看,被人盯着怪不自在的,既然他没去忙别的,那索性让他来帮忙了。

“帮我点垫锅,有点重。”

陆尧风恼着脸,“不会就别做,没人会勉强你。”他也不缺这顿饭吃,不过她泡的咖啡,确实很不错。

“可是我想为你做饭。”她想得到他的喜欢,哪怕一点点。

“……”

两个人合力,很快做好了一桌饭菜,愉快地吃完饭,黎棠接到了季晨的电话,她在电话里怒气冲冲地训斥:“黎棠,你开心了吧?故意让爸爸把我送出国,你以为你就能得到尧风哥所有的爱了?你不配。”

又是这句话,季晨说不厌烦,她都听厌烦了。

她勾着唇,“你怎么不去问问爸爸是不是我让他送你出国的呢?你也老大不小了,得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季晨颐指气使地命令:“你过来。”

“不来,我要陪尧风,现在是晚上,请你注意点,别在人休息的时候打电话过来,会显得你很没礼貌。”

季晨气势汹汹地威胁:“你不来是吗?行,你不是在意张姨吗?张姨的女儿在酒吧当服务员,你不来,我就叫人强了她。”

“连静恩长得很清纯呢,我知道她喜欢吴明昊,可是有什么用?如果让吴明昊看到那么多男人对她……”

黎棠胸腔里升腾起满满的怒意,她咬牙,“把地址发过来!”

这口气,她忍了,她在张姨面前说保护连静恩,她也真心心疼连静恩那妹子,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她曾经的影子。

别说念在张姨的面子上,就是为了自己,她也要亲自走一趟。

反正季晨也待不久了,不是吗?

黎棠无所畏惧,她拿着车钥匙走出卧室,结婚时,季海东陪嫁了一辆鲜红色的跑车,这几天躺在车库里,她一次都没有开过。

路过书房,她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陆尧风在认真看文件。

认真的男人真的很帅气。

她恋恋不舍地看了好几眼后,下定决心走了出去,等明天送走季晨,她接下来的日子,少了一个不安分的竞争者,应该会舒服不少。

她开车出去时,保安问候了句:“太太,这么晚了,您去哪里呀?”

“出去兜兜风。”

保安一愣,新婚期晾着陆尧风,独自开车出门兜风,太奇怪了。于是等黎棠的车一开走,保安斗胆打了电话给陆尧风。

陆尧风什么都没说,只说知道了。

保安也不好管闲事,只是才不到几分钟,陆尧风也开车出去,这一前一后的,是约好了吗?

……

黎棠来到约定的酒吧,把车钥匙爽快地丢给了泊车小弟,进到酒吧里面。

今晚酒吧似乎被包下来了,在舞台中央,只有季晨一个人。

灯光闪烁,季晨在舞台上翩翩起舞,跟随音乐的节拍。

这支舞,黎棠读书时跳过,只不过因为车祸,脚上隐隐作痛,已经跳不了这么大幅度的动作了。

全都是拜这对母女所赐。

黎棠走到乐队身边,大手一挥,扯了电源,音乐声音戛然而止,舞台上的季晨一个翻滚,差点摔倒,堪堪站住。

黎棠响亮地拍掌,看向舞台上因愤怒而变得狰狞的女人,“人呢?”

季晨答非所问:“我跳得好不好?”

“我不想欣赏。”

也看不下去,在她眼里,季晨黑心肠,不配跳这么圣洁的舞蹈。

季晨慢慢悠悠地走下来,始终昂着自以为高贵的头颅,绕到黎棠身边,她坏笑:“黎棠,你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我不可爱,但陆尧风还不是娶了我。”

黎棠知道季晨的痛处。

“你……那本该是我的,你抢走了我的位置,你不是人!”季晨张牙舞爪,锋利的指尖只想在黎棠那张美艳的脸上划开。

黎棠不客气地拆穿:“你觉得陆尧风这么大个人,他不同意结婚,谁能勉强他?季晨啊季晨,你不是很精明吗?连这点简单的道理都想不通。”

她不耐烦地看着手机上跳动的时间,心跳很急。

“季晨,我的耐心有限,把人放了。”

“凭什么?我偏不放,你能把我怎么样?”

季晨得意地打了个响指,酒吧里马上热闹了起来,一群疯狂的男人在使劲儿逗着女人。

黎棠张大眼睛,仔细搜寻连静恩的身影。

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

她很慌乱,焦急地堵住季晨,“你还想连夜去整形医院?最好快点告诉我,要不然我把你的脸打歪。”

“你打呀,今天你能打到我,算你赢。”

季晨做了个鬼脸,飞快地跑了,黎棠跟在她后面,当看到她跑进走廊尽头的一间包厢,她停住脚步,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

上一篇
欧美性xxxx极品高清hd 晚上进了女小娟的身体小说完整版
下一篇
女生越哭男生要的越狠 疯狂做爰小说细节描写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