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做饭时猛然进入高h 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喵喵 2022.09.02

“呵呵,戚小姐。你可知道,收购一个公司可没你说的那么简单的。况且天铂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你说的未免有些不切实际吧。”

“一个地区只有一个标志,一个行业也只需要一个顶端,薄氏想要成为顶端,就不需要并肩势力。”面对众人的质疑与讥讽的目光,戚晚面不改色。

孟娉娉讥笑的勾了勾唇角,望向戚晚的目光也产生几分薄厌,可依旧轻声细语的开口,“戚晚,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刚到公司,都想做出一些业绩,不过这种事情,也是急不来的。我想,你不如在多了解一下江城的……”

“她说的对。”浑厚有力的声音打断孟娉娉的话,薄成钧深邃黑瞳摄人心魂,眸光从戚晚身上一掠而过,一言定音,“天铂绝对不能让给景润,小林,和天铂的沟通就交给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散会。”

“成钧哥……”

薄成钧的话让众人面面相觑,皆露出哑然状。没人敢相信这句话居然是从薄成钧的口中说出,可又无人敢反驳,只好私下相互议论着离开会议室。

戚晚的心中汹涌澎湃,体内的热火直到周围的人都要四下散光后才缓缓的反应过来,手心早已捏了一层薄汗。

放出的视线在大脑清晰的瞬间收回,戚晚抿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角,收起桌面上的文件,转身离开。

接近零点的视线紧随着戚晚的身影,却在下一秒被孟娉娉焦急的口吻唤回,“成钧,你真的要收购天铂吗?”

“我正有涉及科技领域的想法。”薄成钧扭回头,语气不紧不慢。

“可是,可是要收购天铂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天铂目前的状态很稳定,人家凭什么让你收购。成钧哥,你不能因为戚晚的一句话就跟着她胡闹。”

孟娉娉紧跟在薄成钧的身后,他的步伐虽慢却大,孟娉娉也只有加快频率一路穷追不舍到走廊,“从一开始我就有些在意,你对她的在意根本不是出于她是凯莎国际的负责人,你是不是看上她了?”

薄成钧的脚步戛然而止,一股薄寒之气顿时由然而生。

孟娉娉有些纠结的拧了拧眉头,失望的闷哼,“她已经快到薄氏半个月了,你也知道她是个多么聪明的人。一个凯莎国际的负责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你就是薄氏的总裁。”

他的语气薄凉,“这个我早知道。”

“可你为什么还要配合她演戏?你别跟我说,你想要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留着她还有用。”

“但她可一直在骗你啊。难道你忘了,当初天亦姐是怎么欺骗你的了吗?难道你还想经历一次吗?”

“够了!”薄成钧怒喝,看得到他太阳穴凸起的青筋还在颤动,冰冷的眸瞳在暗示着危险,声音压的极低,“我说过,我不想再听到这个名字。”

孟娉娉被薄成钧的发怒吓的不做声,淡粉色的唇瓣紧抿,强忍这自己唯一剩下的理智,淡淡开口,“成钧哥,我昨天看见你跟她在一辆车子里。”

面对孟娉娉的质疑,薄成钧只是薄唇紧抿,不愿解释的事情,他懒得开口。

孟娉娉垂下翘密的长睫,沉思片刻,嗓音有些喑哑的开口,“我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就先走了。”

薄成钧回到办公室,气氛沉寂而又压抑,安静的只能听到他指腹摩擦纸张发出的细微的‘飒飒’声。他慵懒的靠在宽大的皮椅内,端凝冷淡的眸光眺望着窗外高耸这的高楼大厦的顶端,举止间尽是雍容高贵的气度。

几年前的一幕幕席卷而来,额头瞬间染上一层薄汗,努力将心底的阴霾退散,他的目光也渐渐变得冷沉。

景慕深……的妻子。

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景慕深的亡妻。

心中种种的疑惑都逐渐尘埃落定,原来这一切事情,都是有目地的。没想到自己最初的想法才是对的,她如此处心积虑想接近自己,却还故作一副无知的模样。她回国不先找景慕深,而是躲躲藏藏在薄氏,是为了什么。

她跟景慕深之间,又到底发生过什么?

心中顿时传来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带有几分苦涩的酸意,甚至几分薄脑。

长这么大,还从未有人敢骗过自己,更没有人,敢利用自己。

越想起她璀璨无暇的笑容,薄成钧就越觉得虚伪。猛地转动皮椅,手中的资料‘噗通’一声扔进垃圾桶,千滋百味敛尽眼底,如果工匠一笔一划勾勒的精致面部线条紧绷,看不出丝毫感情,只是由内而外散发着逼人的寒意。

他不想浪费过多的事情,或者做些无谓的表情在不重要的人身上。自己与她的交集也就到此为止,今后,她的作用仅是为这项合作带来足够的利益,别无其他。

戚晚坐在办公桌前,为自己的冲动后悔的抱头乱揉。丝丝长发掩盖下,戚晚愁眉苦脸,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自己怎么会一时糊涂,居然在会议上说出那样的话。自己在怎么说也是薄氏的外人,结果一听到景润集团,就脑子一热什么底线都忘了。

戚晚深吁一口气,眸内寒光乍现,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只能步步为营,绝不能求急。

但愿这次,不会有人发现什么。

“戚晚?”朱丹靠在办公桌上,望着戚晚的模样奇怪的开口询问,“你怎么了?”

“嗯?”

“我靠戚晚,你搞什么鬼?”看到戚晚披头散发的模样,李丹嫌弃兮兮的伸手拨弄了一下挡住她面容的头发,“你,你到底怎么了?”

戚晚瞥了一眼李丹,无奈的叹了口气。

“看你这幅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李丹说着,凑到戚晚的身边低声说道:“你是不是在愁今天早上开会那儿事。”

“你怎么知道?”

“不光我知道,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本来你在我们公司名声就不小,现在可就更厉害了。”李丹说着,伸出大拇指。

“哎呀,你就别说了,我现在也烦的很。”

“不过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才刚来公司不久,就提出收购公司这种大胆的想法。不愧是在凯莎国际呆过的人,就是思维紧僻,行为大胆。”

“如果你是来专门看我笑话的,麻烦请回到原位。”戚晚翻了个白眼,装作恭敬的模样伸手扬向李丹的座位。

“我哪是专门看你笑话啊,看在你之前帮过我一回,看你这个人也不错,所以我才会多说这么两句。”李丹说着,警惕的四周望了望,“你现在虽然在薄氏,可毕竟也是凯莎的人。江城这边有许多事情你都不了解,还是不要牵扯进去,让别人抓什么把柄。”

“嗯。你放心吧,我也不是刚刚毕业的学生了,有些道理我还是懂的。不过,是我想要做到的事情,还是没人能拦得了我。”

李丹微微颔首,想说的话都已经说完,心中也就舒畅多了

李丹转身回去,过道处迎面撞见了金玲。犀利的目光瞥了一眼戚晚,居高临下的开口,“你跟她鬼鬼祟祟说些什么?”

“我跟她说什么,跟你有关系吗?请问你是我的领导吗?”

“李丹,大家都是同事,说话不要这么咄咄逼人。我只是好心劝你一句,她到底是凯莎国际的人,里外要分清楚,可不要糊涂。”

“那就谢谢提醒了。”

金玲扭头怨念的盯着李丹大步离去的背影,嘴里说了两句脏话,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戚晚沉头忙了一天,靠在椅背上合眼揉了揉太阳穴。

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天方夜谭,可小钧却一口答应下来。他是真的想要收购天铂科技,还是只是说说而已。

戚晚搞得有些糊涂,下意识的扭头望向那大片玻璃窗。以往他就是总站在那里讨人嫌的敲着玻璃,可眼下窗外却空荡寂静的很。

戚晚收回视线,秀眉微蹙,也不知道他昨天的伤怎么样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戚晚关上平板电脑,随着人流走走近电梯。

刚迈出公司的大门,一股冷风便迎面袭来,戚晚裹紧身上的大衣,抬眼却看到了远处的薄成钧。

眸内的欣喜不觉流露,抬步追了过去,“小钧!小钧你……”

后半句话还没说完,薄成钧打开车门,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孟娉娉低声,“她在叫你,你不跟她说两句吗?”

“她叫的是小钧。”薄成钧的语气薄凉,扬声命令道:“开车。”

“是。”司机应道。

车子开始启动,灵活的在人群中穿梭最后进入车流。

薄成钧神色俊冷,一双深邃的眼瞳却不易察觉的瞥向后视镜,追了几步的戚晚停在原地,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带有飒爽凉意的寒风胡乱吹打着她的长发,拎着包包的手被冻的有些发红。

薄成钧的视线冷如零点,直到戚晚的身影变得越来越渺小,直到消失不见。

戚晚费解的歪头,纤长的睫毛微微垂下,转身离开了。

夜色已深,玖玖乖乖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戚晚小心翼翼的关上房门,走到客厅。只觉得有些口渴,她拐到厨房,却看到桌上摆了整整两排的牛奶。自己没买过这么多牛奶,难道是那天小钧买的?戚晚伸手拿起一瓶,顿时万千复杂思绪从眼睫泻出。

一连三天,戚晚都没有再见到薄成钧。

原本薄氏每个部门的所在的楼层就很分明,若是没有什么重要事情,基本不会看到其他部门的人。特别是像小钧那样,在薄氏有个一权半职的人,就更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唯一可能碰面的,也就只有电梯里了。

戚晚作为凯莎国际的负责人,一席之地已经足够。既然他故意躲着自己,自己也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凑过去。

沈暮烟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兴高采烈的翻看着酒店图样,“慕深,我觉得我们结婚的时候还是不要太破费了,西式一点,教堂,酒店就够了。你觉得呢?”

“说来也巧”景慕深的语气低沉,看似漫不经心的语气却与此刻的气氛有些不相宜,“你知道吗?凯莎集团派来跟薄氏集团的负责人,叫戚晚。”

沈暮烟的心头一怔,嘴角的微笑顿时僵硬。

“而且更有趣的是,她的信息被封锁了。”

沈暮烟顿时清楚景慕深的话什么意思,她深吸一口气,佯装淡定,“你的意思是,怀疑是我做的?”

景慕深缓缓抬眸,冷眸如冰锥刺透人心,他身上萦绕的凛冽,远远不比四年前差。

沈暮烟寒了心,“这件事情,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那这份资料为什么在你办公室里找到?”

“你什么时候去了我的办公室?”

“你只需要回答,为什么。”

“慕深,我们都要结婚了,你还要因为这件事情跟我吵吗?”沈慕言满脸无奈,“我只是不想让你分心罢了,那个人只不过是和小晚重名罢了,没有什么。”

景慕深有些怀疑的皱了皱眉头,“重名?重名会连出生日期都一样。”

“所以我才会怕你分心!现在正是景润最关键的时候,我不想你这么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这世界上有很多巧合,你也没有亲眼见到过这个人。况且,况且小晚她四年前就已经死了,你现在又在怀疑些什么。”

沈暮烟说着,声音有些哽咽,“我知道……其实这么多年来,你一直没有忘记过小晚。可事实已经这样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遇到再像的人,也不可能是你心中的那个小晚。”

眼角的泪水夺眶而出,沈暮烟不知道要如何继续面对景慕深。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怀疑的语气和动作都在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这么多年她一直默默的陪着他身边,就是想要让他从四年前的痛苦解脱出来。

可如今仅仅是一个名字,就让他敏感到这种程度。本以为时间会把这一切伤痕抹去,可直到此刻她才清楚,那只不过是自己的痴梦罢了。

戚晚对于他来说就是好了的伤,终究还是要留下触目的疤。

“你站住。”

沈暮烟的脚步止住,背对着景慕深迅速伸手抹去面庞的泪水。

“我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你在我身边那么多年,我清楚你是为了我好。可你要知道,戚晚的死,对我打击很大。”景慕深的语气难得软了下来。

其实他自己心中清楚,戚晚死后自己就越来越敏感,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都能梦到自己和戚晚的过去,那一段段被烙印于心的记忆不断的折磨这自己。景慕深已经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身边最亲近的人,变成最恨你的人的那种感觉了。

景慕深走过去,板过沈暮烟背对自己的身子,揽在怀中,“酒店我已经找好了,等收购天铂的事情结束,我们就对媒体宣布。结婚当天你只需负责要貌美如花,其他的都交给我。好吗?”

沈慕烟破涕为笑,“嗯。”她连忙抹了抹泪水,“那你先忙吧,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嗯。”景慕深松开口。

沈慕烟离开景暮深的办公室,内心唏嘘忐忑。

还好自己提前做了手脚,撕掉了戚晚的照片。

可更让沈慕烟觉得不安的,是景慕深刚刚的反应,如果他看到了戚晚的照片,也许自己就不会那么轻易从他的办公室里离开了。沈慕烟紧握成拳的双手紧攥,充满坚定的眸光暗暗发狠,好不容易自己才终于美梦成真可以成为景太太。

就算戚晚她真的有死而复生的本事,自己也不能让她搅了自己的好事!

秋季入冬,天早早就黑了下来。

天花板上两管白炽灯闪闪发亮,照亮了整个只剩下戚晚的办公区域。

戚晚整理完收购天铂的标书,盯着景润集团的官网看的眼睛酸疼。心中又苦又涩又恨,这个公司,原本都是自己父母的心血。可到头来,却落在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手里。

他根本就不配称为景总,也根本不配拥有这个集团!

戚晚甚至懊悔自己瞎了眼,居然傻到一毕业就跟他结了婚。

原来一些美好都只是镜花水月,昙花一现罢了。这个世界是会改变的,人也是会改变的,世间万物都在悄无声息的发生着变化。爱这个字终究太过渺小,仅仅凭借一个误会、怀疑、腻烦就可以故作视而不见的虚幻情感,又怎么能相信它能够扛得住物换星移,沧海桑田。

只觉得鼻尖传来一阵酸楚,顿时眼眶一片朦胧,酸痛的发红。

当初怎么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再也不忍心看下去,戚晚还不想那么残忍的对待自己。

合上电脑,起身关上办公区灯,走入空旷无人的走廊,上了电梯。

戚晚整颗心都在游荡,思绪乱飞。即使如此没迷路也没有撞墙,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平安来到地下停车场。凯莎国际那边在江城调了一辆车给戚晚,戚晚也是最近才上手,换了新车难免有些不习惯。

她一心找着自己的车,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投来的锋利目光。

眼中的敌意越来越深,紧跟的脚步也越来越快,想要赶在戚晚上车之前拦住她。

“还要跟到什么时候?”沈慕烟身子一怔,只觉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耳畔响起,顿时空气凝结,危机四溢,他的声音压低,萦出的气息让人头皮发麻,“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要向你打听打听。”

*

一家高档餐厅内,薄成钧和沈暮烟坐在一个视角完美的角落。

“平时在工作上都很难见到一面的商业巨擘薄总,今天居然这么巧的遇到了,我沈暮烟还真是荣幸至极。”沈暮烟微笑,伸手拿起咖啡,缓缓搅了搅,“不知道薄总特意把我带来这里,是想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戚晚。”

“戚晚?”沈暮烟狡黠的眸子转了转,故意口是心非,理所应当的开口,“戚晚不就是凯莎国际派过来的负责人吗。短短一年时间,就从一个小职员坐上了高层管理的位置,还听说她在法国有很大的名气,就连凯莎国际的老总都对她十分器重。她目前不算是薄总你的人吗,怎么你还反过来问我。”

沈暮烟勾唇轻笑。

“我不想跟你多费口舌,你是聪明人,也应该明白我问的到底是哪个戚晚。”薄成钧说着,一双端凝冷淡的目光瞥去,语气冰冷强硬。

“我凭什么告诉你。”

“你当然可以选择不告诉我,不过我也自然有办法去知道我想了解的事情。只是到时候事情万一弄大,就难免会惊到某些人。”薄成钧的语气薄凉,话里话外都在透露出丝丝威胁的意味。

很明显,那个某些人,指的自然是景慕深。

而沈暮烟,也绝对不会这么快就让景慕深知道这一切。

上一篇
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 楼梯间被H肉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