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 楼梯间被H肉

喵喵 2022.09.02

“景总,你的意思是……”黄总的神色顿时紧绷起来,随即理解景慕深的想法后倒吸了一口凉气,狡黠的眸子转来转去,倾过身子,压低声线:“凯莎调来的那个女人,我也调查过,听说也是我们土生土长的江城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去了法国,还混得有头有脸。”

“哦?”

“好像叫……叫什么戚晚。”黄总啧了啧嘴,一边想一边缓缓开口。

戚晚?戚晚!

顿时如晴天霹雳一般,景慕深瞳孔猛缩,一张俊容顿时僵住,镜片映着灯光,泛出阵阵寒光。

心脏牵动着身体不断的跳动着,景慕深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再次跟拥有这个名字的女人有所交集。就算明知道戚晚已经永永远远的离开这个世界,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景慕深还是没有办法抑制自己的心情,整个人的情绪被胡乱的拉扯,快要抑制不住此刻内心的冲动。

“你说什么?”景慕深的声线顿时寒了几个度,脸色顿时变得阴冷青白。捏着高脚杯的手心不觉用力,整个大脑顿时失去了控制,从牙缝中颤抖的挤出两个字,“戚……晚?”

黄总看着景慕深如此反常的态度,不禁有些忐忑,迟疑的应道:“是……是啊……”

气压凝结,晚宴内的乐曲消弭,只剩下了从耳蜗处传来的针扎般的嗡鸣声,让景慕深彻底屏息。

戚晚紧张的盯着躺在床上的薄成钧,不断的拿着湿毛巾擦拭这他留着滚烫汗水的额头。低眸看着他腹部包扎好的伤口,戚晚就觉得心头一惊,伸手把他染上红色的衬衫缓缓的盖上。

薄成钧薄唇紧抿这,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看起来十分难受。

“小钧,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

“嗯……”一道低沉的闷哼声响起,薄成钧猛地伸手扯开衬衫。

“小钧,小钧你醒了?”

“热……”

“热?”戚晚挑眸,顺势望了下去,古铜色健壮的胸膛浮现在戚晚的眼前,让她面红耳赤。可薄成钧的样子看起来真的很热,戚晚仟眉微蹙,还是伸手轻轻的脱去他的衬衫。

薄成钧猛地睁开眼,下意识的伸手扼住戚晚的手腕,警惕的目光渐渐褪去,“是你?”

“你醒了?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这是哪?”薄成钧松开手,环视四周。这是个卧室,布局简单却又温馨,明显更够感觉出来的,是一个女人的房间。

“这是我家,你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只是还有些发热。退烧药也给你吃了,应该过一段时间就有有效果了。”戚晚见薄成钧想要起身,急忙探过身子帮忙扶了扶,“你……不再躺一下吗?”

薄成钧垂眸看了一眼包扎好的伤口,神色才稍微有所缓和。

“你放心,我只是带你去附近的小门诊,索性你的伤口不深,还应付得了。”

“算你聪明。”薄成钧的声音有些沙哑,狭长的眸子有几分赞许的瞥向戚晚。

“当然了,我可不想你登上第二天的新闻头条。”见薄成钧还有力气说话,戚晚才如释重负的舒了口气。

薄成钧的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没有回话。

“你明明可以躲开的,不然也不会遭这份罪。你为什么要帮我?”戚晚扭头,一双清澈的眸子望向薄成钧。

“没有为什么。你是我的员工,我自然要对你负责。”

“你的员工?”

“我的意思是……我的下属。”

……

“竟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戚晚无奈的瞥了一眼薄成钧。

“所以你现在是在感激我吗?可你刚刚好像还对我横踢烂卷。现在我下面还麻这,你不帮帮我?”薄成钧的身子忽地向戚晚靠近,冷凝的眸光一闪,嘴角还漾这一抹令人目眩的浅笑。

“你,你胡说什么!”只见戚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被他堵得哑口,连忙起身,“我告诉你,现在已经十二点了,我就暂且收留你一晚上,明天一早你就赶紧走。”

话甩下,戚晚落荒而逃。

门关上,戚晚靠在门旁,心脏还在噗通噗通剧烈的跳动着。眸子微微垂下,淡然清浅的眸子幻色万千,仿佛坚硬铁石般的无情,却又似萦满了万千难言之隐,最终还是随着汹涌的思绪,凝成了复杂,难以言语的神色。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抬步离去。

昨天薄成钧昏倒之后,戚晚便一直为了他忙来忙去,直到昨晚躺下也翻来覆去了好久才睡着。

玖玖揉着惺忪睡眼推开门,迷迷糊糊之中只见一个男人站在客厅中。

健硕修长的身材对于玖玖来言无疑顶天立地,也可能是一早起床的原因,他身上的凛冽之前褪去,给人的感觉多了一分亲近。

薄成钧杯中的水喝到一半,只感觉有一股好奇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盯得自己浑身不舒服。

他微微一怔,如鹰般锐利的目光缓缓瞥去。

和玖玖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对视,玖玖兴奋的开口,“粑粑!你是玖玖的粑粑吗!”

“爸……”

薄成钧被这小东西话弄的呛到,他连咳了几声后,幽深的目光再次不由自主的落在玖玖的身上。

玖玖如银铃一般的清澈笑声在房间内回荡,戚晚的睫毛微微颤了颤,缓缓的睁开眼睛,一道刺眼的金黄光线从窗外照射进来,璀璨夺目。

戚晚走过去,远远就看见看起来很投缘的两个人。

薄成钧蹲下身子不知道在跟玖玖聊些什么,他望向玖玖的目光是那么的温暖,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好像把玖玖当做瓷娃娃一般,处处小心着。笑容不经意扬起,没想到他平时那么态度冷淡的一个人,居然还有这么一面。

“你醒了?”可能是自己听错了,薄成钧的语气竟带有几分关心,“不多休息一下?”

“不了。对了,你的伤好些了吗?”视线从薄成钧的脸上慌张掠过,移到玖玖的身上,“还有玖玖啊,你怎么也起的这么早啊。”

“妈咪,不早了,都已经八点了。”玖玖说着,小小的手指指向墙壁上挂着的时钟。

戚晚顺势望去,惊讶的倒吸一口凉气,“什么!八点了,我……”戚晚焦急的手忙脚乱,伸手混乱的挠这睡的毛躁的头发,这才上班第几天就迟到,自己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你慌什么,顶头上司现在就在你家里,还在担心迟到?”

薄成钧冷冰冰的话像一盆凉水一样顿时让戚晚冷静了不少,狡黠的眸子一转,“你说的也对,反正我是因为你才起来晚的,这个锅你背。”

薄成钧的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自己还怕背她这个小锅不成。

简单的早餐之后,两人把玖玖送到了幼儿园之后便拐向薄氏大厦。

“你没说过你还有一个女儿,她长的很像你。”薄成钧说着,一双大手熟练的把这方向盘,目光专注。

“是吗。”戚晚苦涩的笑了笑,“很多人都说她长的很像我。”

戚晚说着,把头扭向窗外,几年前发生的一切顷刻涌现在脑海中,一帧帧的闪过,每一个画面都在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那像是一个无底深渊,无法得到救赎。

薄成钧似乎看出戚晚复杂的神色,没有继续开口。

就算再傻的人也能一眼看出,玖玖没有父亲。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戚晚的感情史,貌似很复杂。深邃的视线再次悄无声息的通过后视镜,落在戚晚憔悴的面庞上,镜内他的情绪密不可透,早已将一切看得透彻。

继几天的平静之后,戚晚作为凯莎的合作负责人,参加了薄氏第二次大型会议。

还是和上一次一样,在坐的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薄成钧依旧坐在他的主位上,随意的靠在宽大的皮椅上,看似漫不经心的把弄这手中的高级中性笔,实际上早已把整场会议上话里话外之意不动声色的尽收耳底。

各部门的经理还在不断的发表这自己的看法,费尽心思的想要达到自己心中预想的目的。所有人的面容紧张,都在这场会议中绞尽脑汁,想为公司取得一个利润最大化的讨论结果。

孟娉娉坐在侧位,一双犀利的目光正对这此刻正在闷头记录这会议重要内容的戚晚。她心中的疑惑一个接一个的席卷而来,更是对戚晚由内而外的感到不满。

孟娉娉一早就听公司职员谈起,戚晚竟然和薄成钧坐一辆车子上班。薄成钧那么严谨的一个人,没有遇到特殊情况是绝对不会耽误工作时间一分钟,而就算是有事耽误了,两个人也不可能迟到在同一个时间。

孟娉娉的心好顿时被拧了几个圈,疑神疑鬼。

思来想去,她心中都只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戚晚这个人,绝对有问题。

戚晚淡然的神色在听到“景润”两个字后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手僵在原处,心也在那瞬间骤停了一下。

“景润是唯一能在酒店行业上与我们势均力敌的一家集团,而且景润的景总心思诡秘,在知道我们和凯莎合作之后,也抢着打量这金融街那块的地皮,听说还要出高价垄断天铂空调。要知道,我们集团可一直都是用的天铂,他这么做,不是明白这跟我们作对?”

“这也不一定,景润集团也一向致力于最高标准的酒店服务,他想笼络天铂也不是一天两天。好空调也不是只有天铂一家,他们要给他们就是了。”

“不行!”戚晚的声音突兀响起,让正讨论到白热化的会议气氛瞬间止住,“人总是贪的,让给他一个,他就会抢第二个第三个。天铂是和我们集团合作已久,两家之间早已经达成默契,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更换,只怕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在场众人哗然,无一不对戚晚如此强硬的态度感到错愕。

“那……戚小姐你觉得要如何应对呢?”因为戚晚来公司还不长,薄氏的人还一直对她礼貌相称。

“很简单,他想垄断,我们就提前垄断。天铂科技的空调只由我们薄氏一家运营,若还不行,就用最简单的办法,收购天铂科技。”戚晚的语气薄凉,甚至没有丝毫语气,听不出息怒。

戚晚这次的发言彻底让众人哄然,皆对她如此大胆的想法感到可笑。

上一篇
小美男被迫卖屁股接男客小说 AI人脸替换忘忧草网站
下一篇
边做饭时猛然进入高h 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