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男被迫卖屁股接男客小说 AI人脸替换忘忧草网站

喵喵 2022.09.02

两个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那货车还在加速,任由薄成钧反映再迅速,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躲过去。

三米,两米,一米……气压顿时骤降,脑中突然想起前几天奇怪的感觉。只见他薄凉的眸低闪过一丝凛利,唇瓣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九十度猛地用力右拐。

“咚”的一声巨响。

如此剧烈的撞击让戚晚彻底清醒,她的身子猛地一震,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震了出来。她恍惚的睁开眼,车子因为被撞击还在不受控制的推移这,而车头早已经被撞烂。若不是因为系这安全带,恐怕戚晚整个人都要撞到玻璃上。

“这……”戚晚瞳孔猛缩,扭头望向薄成钧,“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只见薄成钧冷着脸,空气里每一个分子都充斥着危机。

“走。”薄成钧一把扯住戚晚,打开车门。

“你,你在干什么?是对方肇事我们为什么要走?”戚晚不解,可无奈薄成钧的力气极大,周身散发的冷森的气息让又人从背后发凉。

他没有回答戚晚的话,反而加快了脚步,恨不得马上离开那个地方。

货车上的人紧跟着推开车门追了下来。

“砰”“砰”“砰”

几声枪声响彻整个夜空。

刺耳的枪声彻底把戚晚惊住,她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愣怔在原地。

“戚晚!”薄成钧大喝着她的名字,锋利的双眸紧盯着戚晚,声音冷似寒鸦,“想活命,就跟着我。”

说罢,薄成钧抓着戚晚手腕的力度更加一分,拽着戚晚消失在夜色中。

“滴滴滴”

车辆渐渐多了起来,货车上的人被正驶来的汽车警示灯光闪到,不甘的狠狠瞥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无奈之下只好离开。

戚晚不知道被薄成钧拉着跑了多远,直到气喘吁吁使不上力气薄成钧才停了下来。戚晚弯下身子喘着粗气,两条细眉费解的拧在一起,“小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是来杀你的?你从哪招惹的仇人?”

“说来话长。”薄成钧说着,警惕的望向一旁,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才放松下来。

戚晚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刚刚如果不是他反应快的话,恐怕两个人都要死在车里了。回想刚才的恶意撞车还有那枪声,戚晚就觉得浑身毛骨悚然,背后一凉。

手腕处的痛楚感传来,戚晚扭头望去,薄成钧还在紧抓着戚晚的手腕。

戚晚抬眸,视线不约的与薄成钧的目光交集,好像感受到戚晚的不舒服,薄成钧顿时松开扣住她手腕的手。

戚晚神色渐渐沉了下来,心窝越来越觉得不舒服。刚刚生死一瞬间,如果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玖玖可怎么办。她还那么小,本来就没有父亲,若再没有母亲,自己真的不敢相信她今后要怎么过……

想着,戚晚心头霎时涌起小团怒火,“为什么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什么好事!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以后无关工作的事情也请你不要找我!”说罢,戚晚愤怒的瞥了一眼薄成钧,转身离开。

“喂!你要去哪?”

戚晚紧紧的抿着唇瓣,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可自己说什么也不想再回头看到他那总是高人一等的嘴脸。

两个车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那货车还在加速,任由薄成钧反映再迅速,也没有办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躲过去。

三米,两米,一米……气压顿时骤降,脑中突然想起前几天奇怪的感觉。只见他薄凉的眸低闪过一丝凛利,唇瓣紧紧的抿成一条线,双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九十度猛地用力右拐。

“咚”的一声巨响。

如此剧烈的撞击让戚晚彻底清醒,她的身子猛地一震,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震了出来。她恍惚的睁开眼,车子因为被撞击还在不受控制的推移这,而车头早已经被撞烂。若不是因为系这安全带,恐怕戚晚整个人都要撞到玻璃上。

“这……”戚晚瞳孔猛缩,扭头望向薄成钧,“发生什么事了?!你没事吧!”

只见薄成钧冷着脸,空气里每一个分子都充斥着危机。

“走。”薄成钧一把扯住戚晚,打开车门。

“你,你在干什么?是对方肇事我们为什么要走?”戚晚不解,可无奈薄成钧的力气极大,周身散发的冷森的气息让又人从背后发凉。

他没有回答戚晚的话,反而加快了脚步,恨不得马上离开那个地方。

货车上的人紧跟着推开车门追了下来。

“砰”“砰”“砰”

几声枪声响彻整个夜空。

刺耳的枪声彻底把戚晚惊住,她猛地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愣怔在原地。

“戚晚!”薄成钧大喝着她的名字,锋利的双眸紧盯着戚晚,声音冷似寒鸦,“想活命,就跟着我。”

说罢,薄成钧抓着戚晚手腕的力度更加一分,拽着戚晚消失在夜色中。

“滴滴滴”

车辆渐渐多了起来,货车上的人被正驶来的汽车警示灯光闪到,不甘的狠狠瞥了一眼两人消失的方向,无奈之下只好离开。

戚晚不知道被薄成钧拉着跑了多远,直到气喘吁吁使不上力气薄成钧才停了下来。戚晚弯下身子喘着粗气,两条细眉费解的拧在一起,“小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人……是来杀你的?你从哪招惹的仇人?”

“说来话长。”薄成钧说着,警惕的望向一旁,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才放松下来。

戚晚还是有些不可思议,刚刚如果不是他反应快的话,恐怕两个人都要死在车里了。回想刚才的恶意撞车还有那枪声,戚晚就觉得浑身毛骨悚然,背后一凉。

手腕处的痛楚感传来,戚晚扭头望去,薄成钧还在紧抓着戚晚的手腕。

戚晚抬眸,视线不约的与薄成钧的目光交集,好像感受到戚晚的不舒服,薄成钧顿时松开扣住她手腕的手。

戚晚神色渐渐沉了下来,心窝越来越觉得不舒服。刚刚生死一瞬间,如果自己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玖玖可怎么办。她还那么小,本来就没有父亲,若再没有母亲,自己真的不敢相信她今后要怎么过……

想着,戚晚心头霎时涌起小团怒火,“为什么每次跟你在一起都没什么好事!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只想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以后无关工作的事情也请你不要找我!”说罢,戚晚愤怒的瞥了一眼薄成钧,转身离开。

“喂!你要去哪?”

戚晚紧紧的抿着唇瓣,自己也不知道要往哪里走,可自己说什么也不想再回头看到他那总是高人一等的嘴脸。

推开棕红色的大门,穿着黑白套装的服务人员礼貌的颔首行礼。

酒店里一派富丽堂皇得景象,各种穿着打扮高档的上层人士再次进行这交涉。

沈暮烟挽着景慕深的胳膊,抹这红唇的嘴角一直幸福的上扬这。她扭头望了一眼此刻就在自己身边的景慕深,轻柔的开口,“今天来的人还真不少,这种高档的场合,应该都是一些商业圈知名的老板吧。”

“嗯。”景慕深轻声应道,伸手拿起桌上的装这白兰地的高脚杯,视线在人群中搜索,不经意的开口,“也不知道,薄总有没有到。”

“薄总……”沈暮烟的心头一拧,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那个戚晚现在应该就在薄氏公子,希望不会那么巧,会在这里遇见她。那天偷偷藏起戚晚的资料后,沈暮烟酒没敢再翻开第二次。直到此刻,她都没有办法相信那个人真的是戚晚。

可是他们又分明长的那么像,又叫同一个名字。难不成,戚晚还有个妹妹不成?

想着,沈暮烟不禁背后一凉,手心抓出了一层薄汗。

“景总好。”

“景总,好久不见啊。”

路过的人不停的给景慕深打着招呼,景慕深也只是简单的微微颔首,以表回应。

“哟,景总。”一个穿着深棕西服的微胖老总走了过来,满面的笑意,“真没想到,景总你大忙人居然会来参加这次晚宴,看来我今天真是来对了。”

景慕深轻笑,绅士儒雅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充满了踏实感,“偶尔也是要放松一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位是……沈秘书?”微胖老总挑眉,一双狡猾的眸子在沈暮烟的身上游荡。

“呵呵,黄总果然好记性。”沈暮烟说着,嘴角扬起笑意,脸颊变得微微绯红,扭头望了一眼景慕深,“不过,我马上就要和慕深结婚了。”

“哦?那我可真的要恭喜你们了。订婚的时候可千万别忘了叫我。”

“那当然了,黄总可是重要人物呢。”

“慕烟。你随便逛逛,我和黄总谈些事情。”景慕深因为沈暮烟的多嘴而脸色微沉,似乎有意先要把她支开。

“呃,对了。我老婆就在那边呢。”黄总扭头指了指一旁穿着雍容的女士。

沈慕言勉力撑起一丝笑意,转身走了过去。

晚宴的乐曲依旧悠扬这,景慕深和黄总一同走向一旁宽大舒适的沙发。

“哎,现在公司越来越不景气了。自从薄氏鼎力商业圈之后,几乎就没有我们什么地位了。”黄总语气无奈的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坐了下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谁让商业圈,就出了薄成钧他这一匹黑马。”景慕深说着,浅浅的抿了一口白兰地。

“哎。听说现在还跟凯莎合作了,凯莎在法国可是有一定地位的,这两家强强联手,那薄氏的势力可就更强了。景总,现在唯一能跟薄氏对抗的,可也就只有你们景润集团了啊。”

景慕深捏着高脚杯的手优雅的晃了晃,深邃的目光凝望着酒水旋转浮现的漩涡。

“势力虽强,但终怕昙花一现。薄氏有如今的成就,也是因为背后贤才。但我相信,这世界上没有挖不动的墙角。”景慕深说着,深邃的目光在漩涡消失的那一瞬间变的锋利无比。

上一篇
丽嫔一夜承宠三次 神奇遥控器1~29在线阅读
下一篇
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 楼梯间被H肉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