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 高质量 满H 被公疯狂玩弄的年轻人妻

喵喵 2022.09.02

听到薄成钧的解释,孟娉娉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去。

军政世家薄氏中排名第一的贵公子,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着法的想去勾.引他。可他根本就不动女色,就算是天下第一的美人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会一脸冷漠视而不见。

想到这里,孟娉娉心中窃喜,这么说……自己倒算是幸运的了,能够跟他从小长大。

“对了。”孟娉娉脑中突然想起一个人的名字,挑眉开口,“这个新来的戚晚,你好像很在意她。”

只见薄成钧握住刀叉的双手一怔,眉间一蹙,淡淡的开口,“有吗?”

“是啊,其实我今天都看见了,你站在办公室的走廊外,一直看着她。”孟娉娉说着,十指交叉,微微弯曲撑着下巴,一双水眸好奇的盯望这他。

薄成钧的俊容上有些微妙的变化,他的眸子浮现幽幻之色,多了一丝说不明的含义。

在意?

他承认。自己确实是有些在意。

不过自己只不过是在意她表现出的那些奇怪的举动罢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她是凯莎国际以合作为由派过来的奸细,所以才处处提防?不过我看她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凯莎国际就算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一些好处,也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吧……”

孟娉娉的声音还在耳边萦荡,可薄成钧的思绪却早已不在此处。他总觉得,自己对戚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可一仔细回想,却发现大脑里对她的记忆根本一片空白……

*

午餐结束,因为西餐厅就在大厦附近,两人徒步走了回去。

微凉的秋风扑面,让人从心里感到凉爽。

薄成钧跟孟娉娉走在一起,两人独特气质顿时吸引周围人的目光,不禁从心底感叹这世界上还是看颜值的社会啊。向来都是俊男配美女,何况那男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薄成钧心无旁骛的往公司走去,猛然间,他好像感觉到哪里有不对劲,好像有谁在背后盯着自己。只见他眉头一皱,脚步戛然而止。

“怎么了?”孟娉娉见状,挑眉问道:“是不是落下什么东西了?”

薄成钧微微偏过头去,如鹰的眼眸闪过一丝凛冽,片刻,才缓缓应道:“没什么,走吧。”

两人没有在意,孟娉娉也是略有狐疑一下,没有多想,便跟着薄成钧离开了。

殊不知,就在刚刚薄成钧侧首过去的方向,一辆面包车的后面,正躲着一个鬼鬼祟祟的人。他的目光一直尖锐的盯着薄成钧离开的房间,浑身透露出一丝丝慎人的杀意。

戚晚的名声顿时传开,所谓一会成名。

从来没有人敢相信,还会有人这么快就搞定了薄氏的总裁,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就谈成了一项可谓扭转整个商业圈趋势的合作。

戚晚打开文件,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数据文件,仔细的做着手头的工作。

已经入薄氏两天,她也已经差不多了解这个公司的运转情况了。所有部门的人基本都在专心致志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井然有序,每一个步骤都衔接的恰到好处,没有任何纰漏。正是因为薄氏的这种管理,让每个部门都能在有限的时间内,最大效率的完成工作。

而通过残酷选拔之后,留下的也都是一群商业精英。

而到现在为止,戚晚都一直在十六层办公区,至今没有见到过一位高层。也许是他们太忙了?还是跟凯莎国际的老总一样,也是整日忙于周旋。

戚晚正想着,身边突然传来敲打玻璃的声音。

戚晚扭头,眼前的人竟然是薄成钧。

薄成钧微微扬了扬头,示意她出来。

他总像鬼魂一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身边,戚晚别扭的拧了拧眉头,无奈的深吸一口气,起身走了出去。

景润集团。

景慕深身着一袭高档西服,一双皮鞋擦的铮亮,疾步在大理石地面上。目光比直的望着前方的道路,俊冷的面容似乎提醒这‘闲人勿近’。

“景总。”

“景总好。”

周围的下属看到景慕深,一俱露出恭谨的神色,连忙鞠躬问好。

要知道,景慕深平时很少出现在职员面前,不是在办公室里,就是在参加会议或者合作的路上。

所以,那些公司职员恨不得施展浑身解数,能在这个一惯心性冷漠的上司上获得一丁点的好感。

景慕深刚要关上办公室的大门,便感到一道并不大的力道抵了过来。

“呵呵,慕深。”沈暮烟扬起温和的笑意。

见到是深暮烟,景慕深眼中的警惕才收去,没有说话,转身走到办公桌后,坐在宽大的皮椅上。

“慕深,你知道吗?我听说薄氏和凯莎的这个合作,仅用五分钟就谈成了。你说……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薄氏对每一个项目都十分谨慎,可这次实在是匪夷所思。”

“也许是薄成钧遇到了一个十分优秀的人呢,凯莎能把那个负责人孤身派过来,就说明她是有能力的。”景慕深说着,一双凛冽的深瞳微微眯了眯,“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能让薄成钧答应合作,也确实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看来这次,我们真的要想些办法应对了。薄氏在商业领域一项很强势,稍有不慎的话,就可能威胁到我们景润集团。”沈暮烟说着,身子不由自主的前倾,满目的紧张。

“所以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的空调引进,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只要在各大知名的大型商场内打出了名声,之后的事情自然水到渠成。海纳公司的那些老古董,也可以彻底被我们替代了。”

“可是,薄氏狼子野心。怎么可能放着这么大的一笔买卖不去赚?”

景慕深说着,微微垂眸看了一眼桌子上正摆着的蓝色的文件,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放心,他现在没有这个时间插手别的事情。”

景慕深的语气轻松,异常平静的神色似乎根本没有因此感到不安,神态之中尽是一切掌握的淡定。

看到景慕深的样子,沈慕烟也跟着松了口气。她承认,自己在商业上确实没有他那样的头脑,不过不管怎样,自己也要表现主动,好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也只有在

“那……要不要我去调查一下凯莎负责人的信息?”

“不用。”景慕深说着,伸手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我已经调查好了。”自己一早便派人调查了凯莎负责人的信息,只不过碍于最近事情太多,便一直没有来得及看。

景慕深刚想打开文件,门口便传来敲门的声音。

“景总,会议马上开始了。”助理推门提醒。

景慕深不言,冷淡的目光瞥了一眼助理后,把手中的文件放回了原位,起身简单的整理一下西服。

“哎,慕深。”沈暮烟想起一件事,“明天晚上的商业晚宴,你还去吗?”

景慕深微微思索片刻,开口道:“去。”

“那正好,我明天跟你……”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噗通’的巨响。办公室的门被关上,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沈暮烟一个人。她因景慕深的举动而怔忪片刻,随后僵硬的面容上再次勾起笑容,继续开口,“一起去……”

声音越来越低,气压也瞬间骤降。沈暮烟强忍着内心的苦涩,努力装作一副坚强的模样。自己好不容易才能得到如今的地位,好不容易才能得到景慕深,自己怎么甘愿放弃这一切!

沈暮烟拳头紧攥,指甲嵌入手心,似乎这样才能稍微缓解内心的痛楚。

她不断的在心中安慰这自己,景慕深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戚晚。她也理解,这种丧妻丧子的痛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她会一直陪伴在景慕深的身边,直到他能够彻底忘记戚晚为止。

桌上蓝色的文件吸引住沈暮烟的视线,她起身,抬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那份文件。

自己很是好奇,到底有什么样的女人能够应对得了这薄成钧这精明商业巨擘。

文件翻开,沈暮烟的目光在纸上缓缓扫过。

猛然间,沈暮烟瞳孔猛缩,惊讶的望着那文件上面的照片。

极致清秀的眉眼,嘴角微微勾起的一抹笑意,和余生具有的独特气质。

“不……”声音哽咽在喉咙中,吓的沈暮烟根本没有办法发出声音来。心中骤然加快,浑身都在不断的发抖。那照片上的人,那熟悉的模样彻底打破沈暮烟的理智,猛地把文件合上摔在桌子上。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戚晚。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像的人!

自己明明听说,那人一直在法国长大,后来直接被招进凯莎国际的。戚晚已经死了,这是自己亲眼目睹,她怎么可能跑到法国去!

内心的恐惧充斥这沈暮烟的内心,巨大的危机感迎面袭来,让她惶恐不安。她疯狂的摇着头,无论如何自己也不相信会有死而复生这样离谱的事情!沈暮烟咬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眼底的恐慌被狠意侵占,她颤抖的伸过收去,把那份文件紧紧的抱在怀里。

不管是不是真的,这份文件,也绝对不能让景慕深看到!

幽深的目光望向楼下,从十六层的高度不禁给人一种失重的眩晕感。

“你叫我出来干嘛?”戚晚扭头,狐疑的盯着薄成钧,一双清纯模样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保护。

“当然是有事情才叫你。”薄成钧转过身来,淡淡的开口。

“有事?是薄总?”

“你好像对薄总很在意?”薄成钧眼中寒光乍现,逼近戚晚质问。

“我……当然在意了。我都来公司两天了,可还没见过他一面。怎么说我也是作为凯莎的负责人过来的,就算薄总再忙,他避而不见也有点不尊重人了吧。”戚晚别过头去搪塞。

听到戚晚有些蹩脚的回答,薄成钧嘴角勾起一抹轻笑,迷人的声音戏谑的开口,“该见的时候自然会见到的,况且薄总正如你所说,他忙的很。”

“到底有什么事情,没有我就要回去工作了。”

“慢着。”薄成钧一把扯过要离开的戚晚,充满磁性的嗓音开口命令,“明天晚上,跟我一起去参加一个酒会。”

“酒会?”

上一篇
丰满白嫩尤物啪啪嗯…啊 国产小呦泬泬99精品
下一篇
丽嫔一夜承宠三次 神奇遥控器1~29在线阅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