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春色 乱 小说 伦校园 短篇

喵喵 2022.08.09

沈婉秋闻言冷冷地扯了扯嘴角,眼中闪过一道疑惑的神情,她早知道季安会死,但这正遂她愿。

不过,看楚家人的表情,似乎他们也早就知道这事,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季安。”这时一道陌生的男性嗓音响起,是方才与沈婉秋交谈的中年男人,“是楚家对不起你,但我们只要你半个肝就好,你不会死的。”

他顿了顿,语气带着几分愧疚,“也请你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

“你们知道我会死的!这都是我妈告诉你们的吧!”季安心痛到无法呼吸,“凭什么我就要拿出我的肝脏!凭什么她就可以决定这一切!”

“季安。”这时又传来了一道女声,冰冷又高高在上,她刚欲接着说话就被那名中年男人打断,她冷笑一声,嘲弄道,“楚建琛!你既然早就做了,又何必怕被人知道。”

说着,她一步跨上前,“你作为我楚家的私生女,也勉强能算是我楚家的人,用你的命换你祖父的性命,是你的福气。”

她的话是那么傲慢又理所当然,这句话就像一块巨石砸在了水面上,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震惊。

沈婉秋面色阴晴不定地看了季安一眼,接着勾起一抹饶有兴趣的笑。

“你们!你们简直畜生不如!”季安闻言目眦欲裂,“你们楚家做了那么伤天害理的事……”

“季安!”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

一个毁了容的女人出现在走廊尽头,她大步走过来,扬起手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极重,季安捂着脸怔怔地抬起头,没有聚光的双眼依旧直勾勾的,但面上神情都是不可置信。

“你……看不见我?”女人这才看清出季安的样子,伸出打她的那只手迟疑地在她眼前晃了晃。

“我早就瞎了。”季安的声音有些梗咽,随即露出一抹凄厉的笑,“你都要拿走我的命了,还问这个干什么?”

女人闻言迟疑了片刻,才犹豫道:“你不会死的,十年前切掉的那半片肝肯定早就已经长回来了。”

“如果我上了手术台,医生打开我的腹腔,发现我只有半片肝,他们会为了我的命停下手术吗?”季安语气凄厉地问她,不等她回答,自己摇了摇头,否决道,“不会!他们不会!”

“算妈妈求你了!”女人跪倒在她面前,紧紧地抓住她的手,声音带着恳求,“安安,你知道我一直那么痛苦,一直想进楚家的门!如果这一次成了,我就是楚家的功臣!”

季安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的确是痛苦又绝望。

她咬紧牙关,从女人发汗的手心里抽出手来,泪如雨下。

“病人家属……你们还没有确定吗?麻烦你们快一点。”医生从手术室走出,尴尬地问道。

女人立刻站起身,不待楚家人发话,便对医生,也是对在场所有的人说,“她同意的,她同意的!”

说着,又急急抓住季安的手,“我会求建琛继续寻找适合你的肝源,妈妈会尽量让你活下来!到那个时候,我们一家团聚,我再补偿你,好不好。”

“好不好,真的是妈妈求你了!”

季安沉默着,如果楚家能找到另外的肝源又何必冒着baolu她这个私生女的风险来找她。

她母亲到现在都还在骗她……

还有宁桎……他大概是不想再看到她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安安,你答应了对不对!”女人或癫或狂地笑了起来,她推着轮椅邀功似得走到中年男人身边,“建琛,我们的女儿答应了。手术成功后,你一定要娶我回去。”

男人低垂下双眼,在似有若无地应一声,安排医生将季安推进了手术室。

经过沈婉秋身边时,季安忍不住颤抖着问:“宁桎……他知道吗……”

沈婉秋冷冷一笑,破了她最后一丝期待,“他自然知道,不过他可不想见你这最后一面。”

“下地狱吧,季安。”

季安进入手术室没多久,宁桎便风尘仆仆地赶到了医院,身后还跟着楚泽轩。

他也知道季安要做手术的事,是一天前沈婉秋通知他的。

他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沈婉秋早就布置好了一切,在暗地里和楚家谈好了合作,甚至连他的助理都收买了,在他给季安的眼角膜捐赠协议里混入了其他协议书。

沈婉秋向来是一个心狠手辣,精于算计的人,就是因为这一点,宁桎才喜欢上了她。

宁桎也知道她是为了复兴沈氏才会和楚家做这样的交易,只是这次算计让他有些不虞。

她不该瞒着他直到最后一天。

但这几天宁氏集团在海外的分公司出了点问题,疲于奔波国内外开会的他没精力去想其他的事。

所以这事便就此作罢。

当楚泽轩不管前台阻止,冲入办公室,找到他的时候,宁桎有些吃惊。

他的状态奇差,面色惨白,嘴角还带着淤青,身上的西服也沾了不少尘土。

进了办公室说的第一句便是“快去救季安。”。

宁桎颇有些意外地打量了他一眼,开口漫不经心道:“救季安?她出了什么事?”

楚泽轩皱紧眉头,“你不知道?你妻子拿她的器官同楚家交易,她现在估计已经被送入手术室了。”

宁桎依旧不紧不慢地抬眼,讽刺道:“我自然知道,婉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楚泽轩,你未免管的太多了。”

楚泽轩白净的脸上掠过一丝薄怒,一手撑着办公桌,一手抓住了宁桎的领口,“宁桎,她会死的!”

宁桎闻言蹙了蹙眉,转笔的手一滞,险些让它脱手而出,道:“只是移植半个肝,怎么会死。就算她要死,和你也没关系。”

楚泽轩一怒之下,一拳砸了上去。

宁桎被这一拳打的直接偏了脑袋,他转回头,用shetou顶了顶受伤的半边脸颊,“楚泽轩,你那么能耐怎么不自己去,我记得你刚刚明确说的是楚家和婉秋做了交易。”

“我来找你就是因为我没有办法阻止。”楚泽轩喘一口粗气,捏紧了拳头,“需要肝源的是我爷爷。”

“季安只剩下半个肝了,如果手术成功,她就会死。”。

宁桎闻言,手中的笔大大转了一圈,接着飞了出去。

他猛地站起身子,眼底一片阴霾,“姓楚的,你说的是真的?”

楚泽轩回应他:“自然是真的,这是季安的母亲亲口告诉楚家的。”

宁桎质疑地看向楚泽轩,妄图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他有没有一丝撒谎的可能。

楚泽轩察觉到他的目光,自嘲道:“你不必再怀疑什么,季安是楚家的私生女,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她母亲为了进楚家的门,拿季安的命……来换我爷爷的认可……”

宁桎这才确信了楚泽轩的话,来不及震惊,他满心满眼都是烦躁不安。

他分不清自己对季安究竟是什么感情,只知道自己不想让她死。

楚泽轩看着他面色阴沉,但步履匆匆的模样,才暗暗松一口气,知道自己没有赌错。

宁桎大步跨入医院,随手抓了一个护士便问清楚了季安的所在。

走到手术室门口时,就被迎面而来的沈婉秋抱住。

“宁桎,你怎么来了?”沈婉秋面上带着笑,可笑意不达眼底。

宁桎顾不上同她说话,让收到他消息赶来的周默终止这次的手术。

楚家的人要拦周默,被楚泽轩牵扯住。

一时场面非常混乱。

混乱中,沈婉秋脸上的笑意也已经淡了下来,变成一抹带着一丝嘲讽的冷笑。

她松开抱着宁桎的手,“宁桎,你在做什么。”

宁桎低下头哄她,“婉秋,季安只剩下半个肝了,这次手术必须终止。”

“这又如何!你知道我和楚家交易的东西的!沈氏需要它!”沈婉秋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但宁桎没有再顺着她的心意,反而语气从软转硬:“我知道,但她不能死。”

“宁桎!”沈婉秋一把推开他,气的浑身微微颤抖。

从小到大,宁桎都是顺着她来的,从来没有这么强硬地反对过她。

而这头一次,居然是为了季安那个杀她全家的贱r!

沈婉秋气极反笑,指着宁桎顾不上优雅地怒骂:“宁桎!是她杀了我父母!她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也是活该!”

“你居然要为这个贱r说话!宁桎,你对的起我爸妈从小把你养大的恩情吗!”

“你对的起我吗!要不是我在那一年给你捐了半个肝,你早就随着宁叔叔和宁阿姨死在了那场车祸里!”

“够了!”宁桎打断她的话,脸色一片阴晴不定。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地放过季安,明明他是那么恨她,可让季安去死,他又做不到。

就在这时,周默戴着口罩从手术室走出,眉头紧锁,“宁桎,因为手术被迫中断,患者大出血,生命垂危,需要紧急输血。”

“可是我们医院血库里储备的RH阴型血已经用完了。”他推了推眼镜,“我记得你就是这个血型的。”

“好,抽我的。”宁桎闻言,犹豫了几秒,走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里,季安苍白地躺在手术台上,她带着呼吸面罩,可胸口几乎没有起伏,让人不由担心她或许已经没了呼吸。

宁桎伸出左手,护士偷偷看一眼他阴沉得都能滴下水的脸庞,按捺住心头的疑惑,低下头一针扎入了他的血管。

大概输了400cc的血,但依旧不够,在周默的询问下,宁桎锁紧眉头示意他还可以继续。

又输了100cc,他因为这几日长期奔波,身子本就疲乏,终于有些吃不消了,头晕了一下。

周默见他身体已经受不住,便自做主张取下了针。

“已经够了吗?”宁桎喘一口气,问他。

周默摇摇头,“大概还差200cc,但是宁桎,你的身体已经达到了负荷,不能再输血了。”

他按住宁桎的肩膀,“我记得,沈婉秋给你提供过肝源,她的血型和你是一样的。”

宁桎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阴翳,站起身,走出了手术室。

所幸沈婉秋还对季安死在手术台上抱着一丝希望,依旧呆在走廊上同楚家交涉。

见宁桎出来,不免嘲讽他两句,“怎么?那个贱r可算死了?你刚刚为了她一条贱命不惜毁掉我和楚家的交易,现在就别想求得我的原谅!”

宁桎觉得她的话有些过分刺耳,不由皱紧了眉头,“婉秋,我会补偿沈家的。”

沈婉秋冷笑一声,可这声笑还没溢出喉咙,就被宁桎接下去的话堵在了喉间。

“季安还差200cc的血,这次算我对不起你,可事关人命,你能不能……”

“不能!”沈婉秋尖叫着打断他,“宁桎,你要我救我的杀父仇人?宁桎,你是不是疯了!我告诉你,你想都别想!”

宁桎早知道她会是这个态度,心底闪过一丝烦躁,但错在他,他不由得收起不耐烦的神情道:“婉秋,就这一次,我宁桎不会求人,只求你这一次。”

沈婉秋不依不饶道:“我说过了,宁桎你做梦!”

宁桎沉默了片刻,“沈氏集团这次的损失,我会全权负责,所以,也没必要牺牲季安。”

“现在,你可以救她了吗?”

沈婉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咬紧了下唇,随即勾起一抹冷笑,“你可真是大手笔,但是就算这样,我也不能答应你。”

“婉秋,你还要什么。”宁桎与她在一起生活了十年,知道她向来都是深谋远虑,利益在上的人,绝对会先考虑集团的利益,可现在就这么干脆地拒绝了他,那绝对因为他给出的还不够。

沈婉秋的脸上闪过一抹犹豫和挣扎,但依旧道,“我没什么想要的,我就是不想救她。”

“沈婉秋!”宁桎双眼微微泛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低吼一声,“你今天必须得输这血。”

说着,便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拽往手术室。

“宁桎!你放开我!”沈婉秋疯了一样地挣扎,全无一点豪门之女的样子,眼看着就要被抽血,她尖叫一声,脸上带着破釜沉舟的疯狂:“你就算抽干我的血也救不了她!”

“我根本不是RH阴型血!”

上一篇
特黄的乡下仑乱小说 好爽~~~嗯~~~再快点视频
下一篇
玩下岗漂亮的少妇笫六章 乡村小春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